<output id="5h5rd"><pre id="5h5rd"><video id="5h5rd"></video></pre></output>

    <output id="5h5rd"><em id="5h5rd"><video id="5h5rd"></video></em></output>

    
    
    <th id="5h5rd"></th>

      <thead id="5h5rd"></thead>

                  <output id="5h5rd"><dl id="5h5rd"><video id="5h5rd"></video></dl></output>

                    <th id="5h5rd"><meter id="5h5rd"><dfn id="5h5rd"></dfn></meter></th>

                      <output id="5h5rd"><pre id="5h5rd"></pre></output>

                      <listing id="5h5rd"></listing>

                          国学导航今人新著

                          首页 经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专题 今人新著

                          第四节 清军占领北京和大顺军西撤

                            大顺军败回北京以后,李自成曾经考虑过据守北京,二十七、二十八两日采取了备战措施,责令军民火速拆除城外羊马墙及护城河旁房屋①。但是,经过斟酌,大顺军领导人终于决定放弃北京,主动西撤。这是因为大顺军在北京地区不可能集中一支足以固守待援的兵力,跟踪而来的清军一旦围城,大顺政权的领导人物和败回兵将就可能成为瓮中之鳖;加上城内居民亲眼看到大顺军败阵而回的狼狈情况,讹言四起,潜在的敌对势力也待衅而动。在这?#20013;?#21183;下,李自成断然决定二十九日在北京举行即位典礼后,立即率部西撤。离京前“分付阖城人民,俱各出城避难”②,同时下令放火焚毁明代宫殿和各门城楼。大顺军撤退时,“城中扶老携幼西奔者络绎不绝”,一些明朝降官如龚鼎孳、涂必泓等人也自动随军西行③。这说明大顺政权在当时仍有相当威望,城中官民对此后局势的变化尚难逆料。

                            清军在山海关地区作了短暂的休整,即向北京进发。四月三十日晚上,多尔衮在蓟县获悉大顺军已经撤离北京,命令多铎、阿济格和吴三桂等带领精兵火速追击,目的?#22681;?#19968;步重创大顺军,尽量截留被大顺军运走的金银财物。他自己率领部分兵力于五月初二日由朝阳门进入北京。当?#21271;?#20140;城里的官绅士民并不清楚吴三桂已经投降清朝等情况,?#36861;?#20256;说吴军杀败大顺军,夺回明太子朱慈烺,即将送回北京即位,因此准备了皇帝的卤簿法驾出城迎接。没想到昂然而来的是清摄政王多尔衮,许多人大吃一惊偷偷溜走,少数官?#26049;?#23558;错就错地把多尔衮迎入劫后仅存的武英殿,拜倒在爱新觉罗皇室脚下。

                            五月初八日,清军在庆都(今河北省望都县)城东追上大顺军。李自成命蕲侯谷英率兵阻击,被清军击败,谷英阵亡。?#24188;牛?#28165;军又在真定(今河北省正定县)再?#20301;?#32988;。大顺军在畿辅已无法立足,经井陉退入山西,留精兵扼守固关①。追击的清军于五月十二日返回北京。

                            京师的再次易手,在明朝官绅中又一次造成重大的影响。大顺军进京时绝大部分明朝官绅都报名请用,清兵占领北京后相当一批汉族官绅出于民族隔阂不愿出仕清朝,?#36861;?#21335;下。杨?#30475;?#22312;一封信中就说:“弟联■南来缙绅不下百余人”;“昨闻泛海诸臣,漂没者七十余艘。乐哉诸臣,幸得免于一留再留”②,其他先后南窜的官员为数?#22791;?#22810;。顺治元年七月清吏部左侍郎沈惟炳在奏疏中写道:“大清入来,规模宏大,安民和众,恩已著矣。而京官南去不返,似怀避地之?#27169;?#39640;人决志林藏,似多避世之举。见在列署落落晨星,何以集事而襄泰运哉。”他建议“急行征聘,先收人望”,“此?#39034;?#31532;一急务也”③。在争取汉族缙绅势力上,清廷显然技高一筹。大顺政权的追赃助饷,随后建立的南明弘光政权又以从逆的罪名追究南逃官绅曾经投降?#25353;吃簟?#32780;大兴“顺案”,都使相当一部分官绅大失所望,另寻出路。多尔衮进京初期比较谨慎,遇事多听从范文程、洪承畴等汉族官僚的建议。为了取得汉族官绅地主的支持,他以为明帝?#38383;?#35752;贼相标榜,进京后的第三天就下令:“官民人等为崇祯帝服丧三日,以展舆情。著礼部、太常寺备帝礼具葬。”①鉴于明朝后期党争激烈,在京的明朝官僚绝大多数又投降过大顺政权,多尔衮不失时机地广为招徕,入京之初就“大张榜示,与诸朝绅荡涤前秽”②。“令在京内阁、六部、都察院等衙门官员,俱以原官同满官一体办事”③。不久又进一步明确宣布:“凡文武官员军民人等,不论原属流贼,或为流贼逼勒投降者,若能归服?#39029;?#20173;准录用。”④这就是说不管是东林一复社党人还是魏忠贤?#35828;常?#26159;明朝官?#34987;?#26159;大顺政权官员,只要归附清朝就官复原职,甚至加官晋级。其中突出的例子如涿州(今河北涿县)人冯铨在天启年间依附魏忠贤,爬到大学士,崇祯初革职为民,多尔衮入京后即以书征至,委任为内院大学士,而且因为他熟悉朝廷典故排名第一,位列范文程、刚林、祁充格、宁完我之前。冯铨受宠若惊,请求将名次移后,多尔衮说:“国?#26131;?#36132;敬客,卿其勿让。”⑤陈名夏在大顺军进京后曾报名任职,清军入关他逃回南方,却被南明弘光朝廷视为“从贼逆臣”,要捉拿归案,他走投无路被迫重返北京投靠清廷,历任显官,一直做到大学士。顺治初年,清吏部向朝廷请示:周伯达在明朝任陕西关西道,在大顺政权中任?#20181;?#33410;度使;刘达原为明朝临汾知县,大顺时期任巡按河南直指使,究竟应按明朝官级还是按大顺官级授职?清廷决定按大顺所授较高官职录用①。陈之龙在明朝为监军道,大顺政权委任为宁夏节度使,降清后仍任巡抚②。黄尔性在崇祯末年任明朝汉中府通判,大顺政权授职“道员”(防御使),降清后被英亲王阿济格委任为宁?#38590;?#25242;;?#40644;?#21439;举人?#21705;作?#24402;附大顺政权后,仕至神木道(即神木防御使),降清后也由阿济格委任为郧阳抚院。顺治三年正月,清廷吏部建议把他?#22681;?#20026;道级官员,摄政王多尔衮裁决仍以“都堂”(即巡抚)任用③。多尔衮还经常命降清的汉族官?#22868;?#20030;人才,形成门生旧友相率入朝的局面。自从明朝中叶以来,缙绅势力迅速膨胀,成为各地举足轻重的社会力量。多尔衮采取大包大揽、求“贤?#27604;?#28212;的方针,就奠定清朝统治而言是最成功的一着。1645年(清顺治二年、明弘光元年)正月,吏科都给事中朱徽在一份奏疏中说:“去岁五、六?#24405;洌?#20154;心粗定,引避者多,寮署一空,班?#26032;?#23518;。及摄政殿下宽仁好善之意,播于远迩,暨圣主膺篆御图以后(指上年十月清帝爱新觉罗·福临在北京即位),瑞?#30701;?#20154;,然后东西响应,多士云集,乃有今日,岂易?#33258;鍘!雹?#36825;?#20301;?#39047;能说明清廷为争取汉族官绅的支持确实煞费功夫,效果也是很明显的。

                            在经济上,清廷也?#25932;形?#25252;官绅地主利益的政策,宣布凡被起义农民夺去的田产一律“归还本主”②。甚至连“前朝勋戚赐田、己业,俱备照旧”③。同时规定各地征收田赋一律按万历年间册籍,停征崇祯时期加征的辽饷、剿饷和?#23553;謾?#23545;于明朝?#26469;?#21463;?#33251;?#21046;度束缚的手工?#20498;?#20154;也全部放免,取消他们对封建官府的人身依附关系。1645年(顺治二年)五月下诏:“免山东?#34385;瘛?#27982;阳二县京班?#33251;邸?#24182;令各省俱除?#33251;?#20026;民。”④对明朝早已失去军事职能的卫所制度也着手改革,把卫所军士改为?#25237;。?#36935;有缺额“永不勾补”⑤。这些措施?#20174;?#20102;清廷统治者鉴于明朝不顾人民死活横征暴敛终于导致自身覆亡,有意于减轻百姓负担的愿望。尽管清初社会生产大面积破?#25285;?#21152;以频繁用兵,军需?#20934;保?#26397;廷颁布的“恩诏”很大程度上口惠而实不至。如时人谈迁记载:“都人谣曰:恩诏?#36861;?#19979;,差官滚滚来。朝廷无一事,黄纸骗人财。”⑥说明顺治年间和康熙初期的宣?#25216;?#20813;赋税并没有多大?#23548;室?#20041;,甚至由于奉差官员的敲诈勒索反而加重了人民的困苦。但是,这些政策具有长期性质,对于稳定人?#27169;?#20351;流离失所的人口同抛荒的土地逐步重新结合起来,无疑有积极作用,为尔后社会生产的恢复和发展创造了比较有利的条件。

                            多尔衮?#25112;?#20851;时曾经严令沿途军民一律剃发结辫,遵从满俗。入京后又命令京师官民为崇祯帝吊孝三日后即剃发改制。这一举措立即引起汉族各阶层居民的强烈反感。当时在北京的朝鲜使臣回国后评论道:“入关之初,严禁杀掠,故中原人士无不悦服。及有剃头之举,民皆愤怒。或见我人泣而言曰:‘我以何罪独为此剃?#27867;酢?#22914;此等事,虽似决断,非收拾人心之道也。”①由于清廷立脚?#27425;齲?#26397;廷内新归附的汉官非议甚多,在野的更惊畏不至,多尔衮不得不暂时收敛,五月二十四日谕兵部道:“予前因归顺之民无所分别,故令其剃发以别顺逆。今闻甚拂民愿,反非予以文教定民之本心矣。自兹以后,天下臣民照旧束发,悉从其便。”②同年七月,又规定“近简用各官,姑依明式速制本品冠服,以便莅事”③。

                            清廷占领北京初期采取的措施,在相当程度上改变了汉族居民?#19988;?#29369;新的清军三次深入内地屠杀掳掠的残暴形象,特别是对汉族文武官绅招徕有方,不仅使自己迅速在畿辅以及附近地区站稳了脚根,也为此后征服全国奠定了基础。

                            ① 杨?#30475;稀都?#30003;核真略》记此事云,“恐东兵攻城,?#23432;?#21435;之”。他本人也被抓去城外拆羊马墙。

                            ② 李天根《爝火录》卷三引当时塘报。

                            ③ 徐应芬(聋道人)《遇变纪略》。

                            ① 边大绶《虎口余生记》。

                            ② ?#37117;?#30003;核真略》附《答孙兴公书》,所谓“一留再留”是出仕大顺和清朝的一种隐晦说法。

                            ③ 顺治元年七月吏部左侍郎沈惟炳揭帖,见《明清史料》甲编,第一本,第六十九页。

                            ① 《清世祖实录》卷五。

                            ② 徐应芬《遇变纪略》。

                            ③ 《清世祖实录》卷五。

                            ④ 同上,卷八。

                            ⑤ 《清史列传》卷七十九,《冯铨传》。

                            ① 《清世祖实录》卷二十五。按,原文把周伯达的官职写作?#20181;?#24033;抚,刘达为两河巡?#20174;?#21490;,是以明清官制来称呼大顺同级官员的。

                            ② 陈之龙降清之初被英亲王阿济格委任为陕西三边总督,见《明清史料》甲编,第二本,第一○四页;不久改任凤阳巡抚。

                            ③ 《清初内国史院满文档案译编》中册,第二五六页。

                            ① 《明清档案》第二册,A2—119号,参见《清世祖实录》卷十三。

                            ② 《清世祖实录》卷十五。

                            ③ 《明清史料》甲编,第一本,第七十五页引顺治元年谕旨。

                            ④ 《清世祖实录》卷十六。

                            ⑤ 参见《清世祖实录》卷十五,顺治二年三月户、兵二部议复顺天巡抚宋权疏条。

                            ⑥ 谈迁《北游录》纪闻下。

                            ① 《朝鲜李朝实录中的中国史料》上编,卷五十八。

                            ② 《清世祖实录》卷五。

                            ③ 《清世祖实录》卷六。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Powered by www.gtli.tw ©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

                          11选5稳杀两码公式 福建快三开奖公告 家彩开奖3d试机号金码 贵州快3开奖结果全部 快速时时彩秘籍 山东十一选五任三推荐 体育彩票青海11选5开奖结果 广东揭阳体育彩票中心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直播现场 福彩3d274期历史开奖号 新时时彩基本走势图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 成都开彩票投注站 230福彩3d 浙江快乐彩官网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