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h5rd"><pre id="5h5rd"><video id="5h5rd"></video></pre></output>

    <output id="5h5rd"><em id="5h5rd"><video id="5h5rd"></video></em></output>

    
    
    <th id="5h5rd"></th>

      <thead id="5h5rd"></thead>

                  <output id="5h5rd"><dl id="5h5rd"><video id="5h5rd"></video></dl></output>

                    <th id="5h5rd"><meter id="5h5rd"><dfn id="5h5rd"></dfn></meter></th>

                      <output id="5h5rd"><pre id="5h5rd"></pre></output>

                      <listing id="5h5rd"></listing>

                          国学导航 五胡录

                          首页 经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专题 今人新著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第二章 匈奴的复兴

                           

                            公元三世纪初,经历了八王之乱的大晋帝国已经是一片废墟,这个时候,中原大地四周的邻居们却因为晋朝内乱而迅速崛起。匈奴就是最大的受益人之一。

                            匈奴自从五百年前被汉朝打败投降以来,一直居住在河套一带,后来曹操把匈奴分成五个部,到了三世纪初,匈奴族的五部大都督刘渊在成?#32426;?#39062;手下当将军。当幽州王浚讨伐成?#32426;?#39062;的时候,刘渊向成?#32426;?#39062;建议凭借自己的威望去匈奴借兵助战。本篇就从刘渊回到故乡左国城开始。

                            …………

                            刘渊回到了故乡左国城,五百年过去了,他的族人还是那样的贫穷和受人欺负。刘渊见到了匈奴族辈分最高的左贤王刘宣,说明了来意。

                            左贤王说:“我们的祖先和汉人结拜为兄弟,经过这么多朝代,我们匈奴除了封号以外一无所有,和普通老百姓地位没什么两样,你是匈奴的英雄,有什么打算吗?”

                            刘渊陷入了?#20102;肌?BR>
                            四周的匈奴贵族已经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开始窃窃私语。

                            一个年轻的匈奴族人站了出来,大声说道:“前朝冒顿单于在世的时候,汉人一听到我们的名字就瑟瑟发抖,从祁连?#38477;?#37154;支山,从狼居胥?#38477;?#40644;河,匈奴的勇士就象草原的雄鹰一样骠悍,今天你作为匈奴的首领,懦弱的在这里讨救兵不觉得可耻吗?”

                            左贤王继续说道:“今天晋朝发生内乱,骨肉相残,正是上天给我们匈奴族人一个恢复祖业的好时候,你能带领我们的族人复兴从前的王朝吗?”

                            帐篷里面所有的人的气氛都被感染了,他们全部站了起来,双眼喷发着怒火,一齐高呼着“复兴”二字,向天空挥动着拳头。

                            刘渊回答:?#25300;以?#24847;。”

                            在一片欢呼声中,刘渊被大家抬了起来,抛向半空中。

                            整个的匈奴部落都流传着刘渊回来的消息,老百姓纷纷奔走相告。几百年来生活在汉人的阴影下的匈奴人终于有了自己的希望,四处流浪逃荒的匈奴人纷纷赶回来投奔刘渊,才半个月就募集了五万人马。在左贤王的帮助下,刘渊担任了匈奴族的大单于。

                            他刚一上任,就派遣部队去邺城援助成?#32426;?#39062;。但这时的成?#32426;?#39062;已经因为没有听刘渊的计策而大败逃亡了。刘渊听到了消息后,爽朗一笑道:?#20843;?#39532;颖不用我的计策而失败,真是个大笨蛋。但是从前我们有约定,现在还不得不帮忙。”就带领着部队回到故乡,准备进攻?#26102;?#20154;的后方。

                            左贤王说道:“汉人平常把我们当奴隶看待,现在中原大乱,正是上天把建国的使命交给我们。现在?#26102;?#20154;进攻晋朝,正是我们的朋友,为什么要帮助我们的仇敌呢?”

                            刘渊就给大家解释:“现在我们消灭掉晋朝,正如同摧枯拉朽一样容?#20303;?成语?#25353;?#26543;拉朽”可能就出自这里吧)不过那些汉人不一定?#36132;?#25105;们。从前我们的祖先曾经和刘邦约为兄弟,我们也是半个汉人,虽然汉朝已经灭亡了,但是按照我们兄终弟及的规矩,我们可以说是继承汉朝的名义,?#37096;?#20197;说是正统啊。”

                            大家一听领导果然见解不同,纷?#33258;?#21516;刘渊的观点。刘渊就回到了左国城,祭拜天地,自称汉王,尊阿斗刘禅为先帝。(?#27994;?任命左贤王刘宣为丞相,他从前的老师崔游为御史大夫,族人刘宏为太尉,齐心协力地治理国家。

                            新生的汉国在刘渊的治理下一片蓬勃,很多被晋朝迫害的活不下去的人都来投靠他,匈奴族里也有不少有能耐的,刘渊不问出身,为才是举。这些有能耐的人都得到了重用。

                            左国城附近住着个叫做陈元达的人,很有学问,但是家里很穷,别人都看不起他。很早以前刘渊就听说过这个人,想征召他来作官。但陈元达就是不去。到了刘渊当上汉王后,陈元达的亲戚非常为他担心,说:“从前刘渊发迹之前想结交你,你却不理他,现在刘渊当王爷了,你不怕他治你的罪吗?”

                            陈元达说:“你竟然这样想,可见你当不了大官。我也不和你费口舌,用不了两天,他肯定会再来。”

                            当天晚上,刘渊就征召陈元达当参谋官。

                            这个时候的天朝正在八王之乱的战火中逐渐崩溃,四面八方的老百姓纷?#33258;?#21453;。原来活跃在四川境内的氐族流民李雄的叛军也因为官兵都被抽调打内战去而逐渐恢复生机。在刘渊称汉王的同时,李雄终于攻克了成都,自称成?#32426;酰?#19981;久称帝,建立了成汉帝国。

                            四下里造反告急书如同雪片一样飞到京城,此时的晋政府已经自顾不暇了,只好命令各地官员自行消灭本地的割据势力。

                            并州刺史司马腾对匈奴人极其仇视。赶紧派部将聂玄率领五万官兵进攻汉国的左国城。刘渊和部将听说晋朝的部队前来进攻,各个都神情激愤,纷纷要求请战。刘渊就率领着新组建的匈奴骑兵在大陵(今山西文水)截击敌人。他命令自己的儿子刘聪、?#25238;?#21016;曜带领轻骑兵从左右两路包抄聂玄的部队。匈奴的将士怀着对官兵的刻骨仇恨上了战场,刚一接战,聂玄就带?#24223;?#21518;逃跑。五万晋军一看主将跑了,就跟着领导的屁股一齐逃跑。刘渊催动骑兵猛烈突击,刘聪刘曜的部队再从两旁一堵截,一下把晋军给包了饺子,把五万部队全部被消灭。

                            司马腾的胆子和他的嘴巴并不相称,他一听打了败仗,赶紧率领两万人逃到冀州(今河北中南部)躲风头去了。刘渊赶紧派刘曜占领了晋阳。

                            晋阳的老百姓不愿接受匈奴的统治,在街头打出了“乞活”的旗号,刘渊准许百姓来去自由,顿时三万居民一齐?#24080;?#19996;西走人,刘渊只得到一座空城。

                            到了第二年,司马腾又卷土重来,又凑了大?#35745;?#19975;人的部队,任命部将司马瑜为统帅,向刘渊疯狂反扑,刘渊得到消息后,派遣部将刘?#31456;?#19977;万匈奴骑兵在山西汾阳阻击敌军。正好碰到了司马瑜的大军。刘钦面对着晋军展开阵形,然后就向晋军发动了?#25165;?#30828;的突击。对方人数虽然多,但都是新招募的饥民,根本不是匈奴百战骑兵的对手。司马瑜的部队不得不又大败而归。

                            司马腾怎么也想不通自己人?#20154;?#22810;可就是打不过人家的道理,最后把汉军打赢归结为运气。命令司马瑜等人率领部队继续反击。刘钦的部队正准备起程,一看手下败将又来了,就纷纷上马对晋军又一阵猛?#24120;?#25932;人又被砍跑了。

                            司马腾不清楚前线的具体情况,强令司马瑜继续进攻,司马瑜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攻击,就这样反复攻击了四次,?#30475;?#37117;被砍的狼狈逃窜,最后发现确实不是对手,只好连?#25925;帐?#19996;西逃跑。

                            经过这场战斗,刘渊在造反势力里面就出了名。他亲自率领大军进攻壶关,(今山西壶关)目标直指晋朝的中原腹地,晋军看到旗号上的刘字就纷纷缴械投降,没哪个?#19994;?#25239;一下。

                            这个时候,洛阳朝廷里面发生了一件大事。当东海王?#20132;?#24471;晋朝的大权时,他觉?#27809;?#24093;碍事,干脆把惠帝给毒死。另立惠帝的弟弟司马炽为皇帝,后人称为怀帝。(看来东海王越也不是聪明人,依照常理,一个白痴皇帝应该是权臣最满意的对象,没有除去的必要。但必要不必要不是由我们下判?#24076;?#32780;是由当权人下判?#24076;?#21496;马越一定?#20852;?#33258;以为非下毒手不可的理由,世界上正因为这么多浆糊?#36234;?#24403;权,才十分热闹。)

                            东海王越自封为太傅。因为司马腾作战有功,(呵呵,这个原因真搞笑)封他为东燕王,到邺城负责冀州军事,另派八王之乱中英勇善战的刘琨为并州刺史,但没给刘琨兵力,刘琨只纠集了五百人在并州打?#20301;?#25112;,在版桥碰到了汉军大将刘景率领的五千名驻守部队。刘景没把这支?#20301;?#38431;放在眼里,半夜被刘琨偷袭了营寨,吃了个小败仗,(晋朝总算打赢一回了)刘琨偷偷地跑到晋阳空城里建立了小根据地。刘渊觉得刘琨只凭五百多人瞎捣鼓实在无聊,就没去管他。(想不到后来刘琨竟然成为匈奴背后的重大威胁)

                            刘渊现在开始对近在咫尺的洛阳城产生了兴趣。他先后攻克了蒲阪(今山西永济)和平阳,(今山西临汾)占领了山西全境。在黄土高原上囤积重兵,俯视着位于平原的洛阳城。成为晋朝的心腹大患。

                            晋怀帝即位后,刘渊的老对手司马腾一直在邺城镇守,自以为安全的很,就放松了警惕,生活极其腐化,平时的工?#22763;?#23450;?#36824;挥?#30340;,就开始大肆贪污军饷,军士的粮食都不能及时供给,将士们个个叫苦连天。这时候有一小股由羯人?#25104;!?#30707;勒指挥的独立反晋势力(其实就是乱世的土匪,呵呵)偷袭了邺城。司马腾赶紧赏赐给每个将士几斤大米,一丈?#36857;?#35753;他们卖命打仗,众兵一看摆明了寒碜人。干脆跑到他府上抢点东西逃跑算了,司马腾制止不住,只好也跟随乱军弃城逃跑,半路上被石?#25112;?#26432;,连邺城中成?#32426;?#39062;的尸骨都被抢走作为战利品了。

                            ?#25104;?#25915;破邺城后,一把火烧掉了皇帝的行宫和曹操建的铜雀台。大火四处蔓延,连烧了十几天,整个邺城陷入一片火海,?#25104;?#21644;晋朝的乱兵?#27809;?#22823;肆抢劫,屠杀?#24189;?#30340;老百姓,先后有一万多人死在乱兵的刀下和熊熊的大火中。

                            ?#25104;?#21644;石勒抢完了邺城,就准备流窜到兖州(今天的山东兖州一带)继续抢劫。东海王越赶紧抽调兖州刺史苟晞前来清剿。

                            ?#25104;!?#30707;勒的部队和苟晞在阳平(今山东阳谷一带)进行殊死的搏斗,经过了三十多场激烈的拉锯战,?#25104;!?#30707;勒的骑兵部队竟然始终攻不破苟晞以步兵为主的?#32769;摺?步兵虽然野战不如骑兵,但是坚守时的效果倒是挺好的,再碰到苟晞这样的狠人作统帅,天才石?#31449;?#28982;也有束手无策的时候)

                            到了七月份,东海王越亲自领兵进驻官?#26705;?#23041;胁?#25104;!?#30707;勒部队的右翼。苟晞?#27809;约成?#30340;部队发动?#27492;?#19968;击,苟晞把全部的兵力都压在战斗力?#20808;?#30340;?#25104;?#19968;方,?#25104;?#25269;挡不住,大败了几十里路,把石勒的部队孤立在重重包围之中。

                            苟晞的部队主力是步兵,追不上?#25104;?#30340;部队,到了晚上,?#25104;?#30452;到看不见追兵才下令安营。哪知道苟晞下令部队急行军,沿着?#25104;?#37096;队的脚印追了上来,到了半夜终于到了?#25104;?#30340;大营前。

                            苟晞赶紧集结赶到的部队,向?#25104;?#30340;大营发动突袭。连续攻破?#25104;?#20061;道营垒,杀死一万多人。这时候,发现孤单的石勒从后面赶过来,从背后夹击苟晞,总算救了?#25104;?#19968;命。苟晞处变不惊,把部队集结到?#25104;?#24067;置的营垒里抵抗了一阵,借助凌晨的暮色从容?#38450;?#25112;场。(这个苟晞实在是晋朝一流的名将,别人把他比做韩信,白起一样的人才,是天下除了刘琨以外唯一能和石勒过招的人物。他还擅长政务,刚上任兖州刺史的时候,前?#20301;?#21387;三尺高的无头公文他?#25381;冒?#22825;就处理完了,苟晞的姑妈投靠他生活,苟晞对她如同自己的亲母亲一样孝?#24120;?#21518;来她儿子想当参军,苟晞以自己执法无情而拒绝,苟晞的堂弟就让她母亲说情,苟晞不得不同意,后来苟晞的堂弟犯法,苟晞亲自监斩,他姑妈磕头求饶苟晞仍然不听,斩完后再换上丧服厚葬,很有当年吕蒙的遗风。不过后来~~~)

                            这一仗?#25104;!?#30707;勒的主力损失殆尽。两人商量着准备投靠并州的刘渊。半路上又遭到晋军巡逻队的袭击,部队被打散了,?#25104;?#34987;乱军杀?#28291;?#30707;勒只身逃跑到并州上?#22330;?BR>
                            上党有一支几千人的土匪,石勒走投无路,干脆加入土匪过活。后来这支土匪被汉王刘渊收编。石勒?#19981;?#22312;这群人里谒见了如雷贯耳的传奇人物刘渊。

                            这时候的石勒才三十岁,在人群里面站着很不起眼,而威风凛凛、相貌堂堂的汉王刘渊却一下就发现了他。

                            石勒?#37096;?#35265;刘渊在瞪自己,在他们互相对视的第一眼起,两人就都为对方的独特魅力所吸引,?#27531;?#36825;就是所谓的英雄相惜,五十多岁的刘渊竟然亲自走下台来,握住石勒的手,连声说:“这就是英雄啊。”随即单独召见石勒,封他为辅?#33322;?#20891;,平晋王。(当我写到这里的时候,竟然有和千年前的古人相通的感觉。无限的感慨在心头荡漾。刘渊给石勒的两个封号都是级别很高和寓意深长的职务,而此时的石勒只是隐瞒了经历加入上党的土匪的,作为土匪里面人人都看不起的羯族小兵。刘渊竟然能发现石勒身上不平凡的地方,?#27531;?#26159;身经百战的人身上才有的杀气,?#27531;?#26159;历尽磨难的人身上才有的镇定,让着两个不同民族的大英雄一见面就成为忘年之交。)

                            石勒在刘渊处立下的第一功就是劝降乌?#21018;?#20239;利度部落。在晋阳北部居住着两千多乌桓族人,首领叫做张伏利度,是匈奴的旁支。刘渊很想收编这个部落,但是伏利度不愿意受刘渊管。石勒就假装犯罪被刘渊通缉,逃到了乌桓部落投奔伏利度。伏利度就和石?#25112;?#25308;为兄弟,让石?#31456;?#39046;部下抢?#21360;?#30707;勒领军,所向无前,(所向无前的出处?)而且他为人慷慨,抢的东西都分给手下,很得将士们的拥护。

                            某天开会的时候,石勒站在伏利度后面,突然掏出一根绳子把伏利度捆了起来,然后说:“我今天就是造反了,你们觉得我和他谁能当你们的头?”众人都拥立石勒,于是石勒放了伏利度,率领众人投靠刘渊。

                            青州(今山东青州)也?#20804;?#29420;立的反晋土匪势力,首领叫做王弥,在山高皇帝远的地方造反,不久就聚集了几万人,如同蝗虫一般,从青州一?#39134;?#21521;洛阳,经过兖州、徐州,路过的城池都烧为废墟。苟晞在徐州和王弥相持,一天夜里王弥发现苟晞?#26391;?#30340;空挡,突然抛开苟晞,一直杀过许昌。兵锋直指洛阳城的东门。

                            这时候,凉州刺史张轨的部将北宫纯来洛阳执行公务,因为路上不安全,手下有一百多名凉州勇士随行。

                            正好碰到王弥进攻东门,一百多大个子的凉州勇士手持利刃,他们身披重铠,不怕弓箭,杀得洛阳城下一片大乱。城里的?#26391;?#37096;队?#27809;?#31361;袭王弥的大营,王弥大败,沿黄河往东溃逃。

                            这时候刘渊听说王?#20013;问?#19981;妙,有心收编王弥的部队,就派人给他送信招降,王弥几万人的部队归了刘渊。

                            刘渊实力大增,侍中刘殷王育进言道:“陛下起兵已经一年了,现在还?#25191;?#19968;方,真是?#19978;А?#29616;在实力正?#27994;?#22763;气正旺,最好四面出击,北攻刘琨平定后方,南攻长安作为都城,然后从关中进攻洛阳,则大事可成。”刘渊采纳了这个计划,亲自领兵南攻平阳,(今山西临汾)令王弥石勒东攻邺城,两下的晋军都不战自溃,于是刘渊就地称帝,大赦天下,(这时的领土其实只有并州一块)任命大儿子刘和为大司马,刘欢乐为大?#23601;剑?#21628;?#21491;?#20026;大司空,随后迁都平阳。

                            而我们的正统晋朝对此似乎毫无感觉,太傅东海王越在荥阳前线防备匈奴汉军可能的进攻,而这个时候怀帝联络散骑常侍王延、中书令?#24033;ィ?#22826;仆卿?#27839;?#31561;十几名高官准备?#24223;?#19996;海王越的兵权,而这个时候东海王越发现了怀帝的密谋,突然率领三千铁甲步兵赶回洛阳,把十几名高官全部逮起来砍头,连?#27664;?#21355;士?#19981;?#19978;自己的亲信,并下令凡是对朝廷提意见的,一律赐死。一个官员规劝了东海王越两句也立即勒令自杀,皇帝只有在一旁看戏的份。(东海王越这个时候的效率倒挺高的,总让我产生不恰当的联想,?#27531;?#36825;就是所谓的内战内行,外战外行吧)

                            晋朝的左积弩将军朱诞叛变到了汉国,披露了洛阳防备的弱点。刘渊就命令朱诞为先锋,刘景为大将进发洛阳做试?#21483;?#30340;进攻。汉军很快就杀到了河南延津,隔着黄河就能看到洛阳的城楼。并活捉了三万百姓,刘景把这三万人全部沉入黄河。

                            在冀州作战的石勒攻占了巨鹿、常山一带,部队发展到十几万人,石勒非常尊重知识分子,把那些被俘的书生单编成一个君子营,作为自己智囊团。有个?#22995;?#23486;的人很有才华,常常自比张?#36857;?#21518;来听说石勒对文人很尊敬,就对?#23376;?#35828;:“这个胡人将军是我见过的最出色的,我一定能协助他成大事!”于是他在石勒营前舞剑,等石勒出来看热闹的时候求见。石勒一开始只是觉得这个人很有趣,到了后来才发现他计无不中,立即另眼相看,把张宾当自己的老师一样对待。

                            到了夏天,全国发生了?#20843;从?#30340;大旱灾,长江、?#33322;?#40644;河、洛河全部干枯,?#27599;?#19981;需要渡船直接趟水就能过河。难道上天也要降罪于这已经多灾多难的人间?

                            匈奴出身的刘渊当上了皇帝,昏庸的晋朝对?#21496;?#28982;毫无?#20174;Γ?#21496;马氏的高官们还迷恋于同室操戈的手足相残之中。第一?#38382;?#25506;的结果让刘渊坚定了消灭晋朝的决心。到了石?#23637;?#22266;冀州后就把他调回来,命令石勒为先锋,王弥为参谋,刘聪为大将,率领四万精锐骑兵,由壶关出发,甩掉刘琨?#20301;?#38431;的骚扰,目标直指千里外的洛阳。

                            刘聪的骑兵来势汹汹,东海王越急忙命令淮南内史王旷,副将施融曹超率领两万人马前来阻挡。王旷准备渡过黄河?#26391;兀?#26045;融曹超建议就地?#26391;兀?#21452;方意见不统一,还没看见敌人就自己扯皮起来。王旷自行领兵过了黄河爬上太行山准备伏击刘聪的部队。正好看见石勒的先锋骑兵过去,后面是浩浩荡荡的刘?#29616;?#21147;。王旷自以为得计,就命令施融,曹超发动攻击。哪知道手下都不听使?#21073;?#21016;聪王弥一?#20174;?#20154;伏击,就急忙兵分两路进行反击。一直冲到晋军阵地里面,晋军大乱,王旷、施融、曹超全部被乱兵?#20154;溃?#20004;万人死了一万九,这一战让汉军的声势大振。刘聪下令抓紧渡河进攻洛阳。

                            东海王越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团?#25243;?#36825;时候晋朝的弘农太守桓?#21191;?#39046;五千人假意投降刘?#24076;?#21016;聪命令降军驻扎在自己大营?#21592;摺?#21040;了晚上桓延在刘聪的大营里四处放火,东海王越的部队?#27809;?#27966;兵进攻刘?#24076;?#21016;?#29616;?#22909;命令全军撤退,本?#25991;?#25915;就这样失败了。

                            可爱的晋朝小朝廷发现敌人这样容易就能被打败,东海王越顿觉可以高枕无?#24688;?#33945;头大睡了,给文武百官都增加一级工资。大家相互贺喜,共同庆祝这一辉煌的胜利。

                            只是他们的敌人不想让这些蛆虫活的舒适一些,只过了半个月,刘渊就派出了更强大的部队向洛阳发动了进攻,这回只留下石勒在后方防备刘琨?#20301;?#38431;的袭击,其他精锐尽出。命令刘聪、刘?#20303;?#21016;?#21834;?#29579;弥率领骑兵五万为主力,刘渊的岳父司空呼?#21491;?#29575;领步兵三万为后?#28291;?#20843;万兵马可没人敢动手拦截,汉军耀武扬威地杀到洛阳城下,把洛阳城团团包围起来。

                            上回解洛阳之围的凉州部将北宫纯可巧又来洛阳办事,这回他率领了一千多人的护卫部队。还是那种重甲步兵。北宫纯听说洛阳被围困的消息后,半夜命令手下的凉州勇士突袭汉军阵营。受袭击的是司空呼?#21491;?#30340;步兵,在夜里看不清有多少人,只见一群大个子四下乱?#24120;?#33829;里顿时大乱,呼?#21491;?#31455;然被乱军?#20154;饋?#19977;万人的部队一见主将死了,就发生暴动,逃了个一干二净。

                            刘渊听说老?#28010;?#20102;,急忙命令刘?#36132;?#20853;,刘聪干脆放手一博,命令刘曜攻击东门,王弥攻南门,刘景攻西门,自己在黄河?#21592;?#30340;北门亲自督战,因为没有步兵帮忙,连攻好几天都没什么进展。

                            刘聪看到攻不下城,心里十分焦躁,就异想天开地去嵩?#38477;?#21578;山神。洛阳城里的守将看到北门攻势减弱,?#27809;?#27966;三千部队开城门突袭刘聪的部队。刘聪的部队没?#20804;?#23558;组织抵抗,只好四散?#32487;櫻?#19977;千步兵竟然轻易地杀死一万多人,刘聪长叹一声,只好退兵,这?#23561;?#24515;准备的进攻又不得不告吹。

                            刘渊听到兵败的消息,心中忧虑,不久就生了重病,临终时命令太子刘和即位。

                            刘渊共四个成年儿子,老大是刘和,还有刘裕、刘隆两人,别人都是?#27426;?#33310;文弄墨的花花公子。只有老四刘聪文武双全,诸子百家无一不晓,擅长书法诗文,还出了一本刘聪文集。由于出身将门,他从小膂力过人,能开三百斤的神臂弓。张大后刘聪不象他哥哥那样?#33258;?#23478;里吃闲饭,而是走出家门闯荡世界,当过公务员、秘书和雇佣兵,父亲起兵后回来协助作战,为汉国的创建立下了汗马功劳。

                            而刘聪的大哥刘和却是个?#24674;?#36947;寻花问柳的草包,他刚一即位就看着自己的几个弟弟不顺眼。他的?#21496;?#21628;延攸?#27809;?#25361;拨刘氏兄弟之间的关?#25285;?#21016;和就联合自己的卫士长刘锐、?#21496;?#21628;延攸、大将刘钦准备除掉这几个弟弟。

                            刘和下令召见他的三个弟弟来京城开会。刘裕、刘隆不知?#20040;?#31354;手过来了,倒是刘聪来的时候率领了一小队亲兵护航。晚上刘和就下令?#39134;?#33258;己的几个弟弟。刘裕和刘隆都没什么防备,统统被杀?#28291;?#20294;是刘聪的卫兵却战力十分强大,把刘和的手下杀了个精光,并且包围了?#20351;?#32463;过一天的艰苦作战,刘聪终于攻占?#20351;?#25226;刘和、刘锐、呼延攸、刘钦全部割?#22235;?#34955;。刘聪?#20934;?#20102;顶皇帝的帽子,自然喜出望外。

                            刘聪和众大将关系很好,所以虽然是篡位也没有造反的,刘聪很快就控制了政局。不久,他又派遣刘?#20303;?#29579;弥?#25237;?#23376;刘?#21191;?#39046;四万步兵从平阳进攻洛阳,大将石?#31456;?#39046;两万骑兵从邺城进攻洛阳。并州的刘琨听说首都危急,急忙使用?#25353;?#21402;礼联合?#26102;巴?#25300;部落准备进攻汉国的后方。并?#25237;?#28023;王越约定时间联合反击。想不到东海王越平时和青州大都督苟晞关?#20992;?#21155;,害怕他?#27809;?#20316;乱,就强令刘琨不得妄动,刘琨一片好心贴了冷屁股,只好把?#26102;?#37096;队遣返回原籍。

                            刘曜和石勒的部队会师后,也听说刘琨和?#26102;?#35201;?#26469;?#27442;动的消息。张宾建议石勒攻击晋朝的运输线,?#20040;?#27585;敌人的经济的方法来削弱晋朝。于是刘曜回兵,石勒的骑兵却在晋朝的后方进行了大胆地穿插分割。他率领骑兵越过洛阳,一?#39134;丈保?#30452;捣荆州的襄阳。然后顺?#33322;?#24448;东挺进,又?#34987;?#21335;阳,从南阳又一口气杀到了许昌,围追堵截通往洛阳的援军和物资,如同一把锋利的尖刀,把整个中原最后的生命线全部切断。让洛阳成为恐怖怒涛下的一座孤岛。

                            等到东海王越也饿了肚子,才发现京城已经是个大空壳了。这时候才知道?#38382;?#19981;妙,赶紧派亲信向四周发出求救信,希望各地的军队过来帮忙,哪知道这些信使全都被石勒的巡逻队逮了起来,东海王?#25509;?#31561;了几天发现没有半个援军过来帮忙,只好率领着十万军队出来准备和石?#25112;?#34892;决战,如果找不?#38477;?#20154;也好?#27809;?#36867;到江南。洛阳城里只留下了东海王越的亲信何伦李恽守?#20351;?石勒只有两万骑兵,东海王越却要派十万人来讨伐,且不说这种部队一天连十里路都跑不了,连骑兵的屁股都看不见,单说这些人的吃饭就是一大难题)

                            怀帝终于盼走了东海王越,赶紧给青州都督苟晞下诏命令讨伐东海王越。(晋朝大难即将临头,还在无休止地内斗)苟晞的信使走到了河南项城,路过东海王越的大营,被东海王越的侦察兵逮到。东海王越看到皇帝和他最忌惮的苟晞相互勾结,不由万念俱灰,在项城一病不起,不久去世,临终把十多万人的队伍交给了侍中王衍来指挥。(此时这支庞大的队伍已经走了五个月,项城距离洛阳二百七十公里,平均一天走三里半路)

                            大军失去了首领,变成一群无头苍蝇。王衍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想把东海王越送回封地东海安葬。部队又往东走了八十公里,到了苦县,(今河?#19979;?#37009;)石勒的两万轻骑兵踏着滚滚烟尘追了上来。王衍根本不懂怎么打仗,只好和一群马屁精面面相觑,转眼石勒的轻骑兵就把这十多万人的大军团团围起来,先是一阵乱箭,这十万人全部胆小如鼠,都想着比别人跑的快点,结果自相践踏,骑兵?#27809;?#32437;马反复冲杀,十万人无一漏网,全军覆没。

                            王衍和一大群马屁精被带到石勒面前,这些人纷纷对着石?#31449;?#24773;拍马,说晋灭亡和自己无干,都是因为将军您用兵如神,(大概是星宿派的前身吧,:-D)石勒说:“诸位少年得?#33606;?#21517;扬四海,都是达官贵人,怎么说和你们无关呢?我看诸位就是这世上的蛀虫。”

                            众人仍?#40644;?#22068;八舌地互相开脱。石勒对部将说:“我走遍天下,都没见过这么一帮人渣,怎么处理呢?”

                            部将都是受苦人出身,说到:?#20843;?#20204;都是贵族,不会听我们的话的。”

                            石勒就把这些?#19968;?#20851;到一间大房子里面,命令手下推倒土?#21073;?#25226;这些文人全部?#39038;饋?王衍就是晋朝清谈派的代表,他们上班的任务就是吹牛,把钱叫做阿堵物的那位高人就是他,现在的晋朝终于尝到了所谓?#33322;?#39118;度的恶果)

                            被朝廷倚为顶梁柱的东海王越死去的消息传到了洛阳城。城市守将东海王越的狗腿子何?#20303;?#26446;恽听说后台垮了,害怕怀帝翻?#24120;?#36830;夜护送着东海王越的老婆儿子出城,准备前往封地东海。军队要逃亡的消息一传开,恐怖气氛立即笼罩了整个洛阳城。那些?#21387;?#26080;数人民血汗的王孙贵族万分害怕洛阳城里的饥民找他们算总帐,纷纷?#24080;?#19996;西,背着大包小包要求和军队一齐逃亡,至于东海安全不安全,去东海的路上安全不安全,现在已经没人考虑了,他们?#24674;?#36947;有无数饥民的洛阳最不安全。于是,这支拉着大量金银细软的逃亡大军也浩浩荡荡地沿着东海王越走过的?#36824;?#36335;前进,走向最后的圆满。

                            这时了石勒刚刚消灭掉王衍的军队,经过几天的休整,自东向西地逐渐?#24179;?#27931;阳城,当何伦李恽的运宝车队走出了许昌不远,就和石勒的主力部队撞个满怀。

                            把寒光闪闪的大刀举在头顶的匈奴骑兵冲向这支由王子公主组成的运输队。只有以前见识过匈奴骑兵的厉害的老兵油子才明白要赶快逃命,所以两个领队都跑了,晋军失去了首脑顿时全军大乱,那些平常四体不勤的腐朽贵族?#24674;?#36947;护住自己的包裹别让乱军踩到了。当匈奴骑兵杀进人群里的时候,包括东海王的儿子在内的四十八位逃亡的皇室贵族和他们的老婆孩子全部被愤怒的骑兵踏为肉泥。只有何伦李恽二位看到滚滚烟尘后就丢下部队和随身财产扭头就跑,凭借好马捡了两条性命,?#32439;?#36867;到江南。

                            石?#21344;?#28781;晋军主力后,刘聪命令石勒、王弥、刘曜从东北西三方面包围洛阳。怀帝看到文武百官都四散而去了,他也带领着?#20351;?#37324;的最后几十人要逃出洛阳,这时才发现中央政府已经穷的连一?#22659;?#37117;没有了。(应该是被那些贵族拉走?#23433;?#23453;去了吧)怀帝只好?#21483;?#25237;奔远在徐州的大将苟晞。当这一小撮人走到从前洛阳最?#34987;?#30340;铜?#25112;?#30340;时候,道路两旁破败的建筑里突?#25381;?#20986;了大量的饥民,准备把这一群衣着光鲜的人当晚餐。怀帝他们无法前进,只好撤回?#20351;?#32039;闭大门,静静地?#21364;?#30528;死亡的来临。

                            被全世界所抛弃的怀帝并没有变出食物来的神灯,为了活命只好命令禁军将士们晚上扮做盗贼,抢劫饥民可怜的粮食和?#26391;?#26469;果腹。(君临天下的皇帝变成了盗贼头子,这种重大的打击降临在怀帝周围的每一个人身上,比饥饿更可怕的是?#25112;ケ平?#30340;敌军,象逐渐?#25112;?#30340;绞索一样,让所有的人都能感受到死亡来临之前的恐怖、惧怕和歇斯底里)

                            不久,刘聪两万七千人的先头部队就来到了洛阳城下,和前?#22797;?#19981;同的是,这回没有严阵以待的晋军等着他们,先锋呼延晏还以为晋军在设空城计埋伏等着他,就命令全军一齐向城里放箭,放了半天也没?#20174;Γ?#20182;就带领部队杀进洛阳城里的一个角,放了一把火,赶紧跑出来看效果。

                            火焰平静地在洛阳城里燃烧着,竟然没有人救火的?#24615;櫻?#21628;延晏和他的手下都觉得十分害怕,只好?#21364;?#30528;援军过来给他们打主意。第二天等刘曜王弥石勒都来齐了,三军一齐进攻洛阳,才发现洛阳已经是一座灭绝半月炊烟的死城。全城只有三万多饿得皮包骨头的活人,其他都是吃剩的人的骨架。匈奴兵只好行善把这最后的三万人也一并杀死。

                            刘曜的部队带头冲进了?#20351;?#25226;所有的财宝和宫女连同怀帝一齐运走,惠帝的老婆三十岁的羊后还在宫中饿着肚子,刘曜一看长的不错也把她给拉上马来抢走,他们把洛阳的所有男人全部杀死。随后匈奴兵挖了晋朝诸皇帝宗室的祖坟,烧毁宫庙,把天下第一?#34987;?#30340;千年古都洛阳和方圆千里都变成一片废墟,最后敲着得胜鼓回自己的首都平阳。

                            怀帝被带进宫殿见到汉国皇帝刘?#24076;?#21016;聪从前曾经当过晋朝的小职员,晋见过那时候高高在上的豫章王,现在的皇帝。刘聪就调侃怀帝说:?#21322;?#27809;发迹的时候曾经谒见过阁下,那时候阁下表扬过我几句,还赏给我一套办公用品,阁下还记得吗?”

                            怀帝满脸通红,回答:“?#19978;?#36825;件事情?#20197;?#24536;了,那时候谁能想到会是今天的皇帝?”

                            刘聪问:“你们汉人之间,都是骨肉,为什么要这样自相残杀?”

                            怀帝回答道:“贵国是受天命而振兴的正?#24120;?#25105;们中国人不敢?#25237;?#36149;国亲自动手,所以自己先为陛下把那些不和谐的地方给铲除掉。这是上天注定的命运,不是人的力量能?#35851;?#30340;。假如我们中国?#22235;?#22815;精?#36132;?#32467;,?#25342;?#21644;?#28291;?#38491;下怎么会有今天的大好局面呢?”(呜呼,这段对话实在是令人悲叹,中华民族为什么要自相残杀?中华民族为什么要自相残杀?#27994;?#20013;华民族为什么要自相残杀?#27994;浚?#38590;道这就是中国人的宿命么?为我历尽苦难的中华民族一哭!!!)

                            刘?#20808;没?#24093;身穿青衣小帽给自己当?#20166;?#23476;会的时候就让他出来给客人斟酒。后来汉国军队俘虏了一批晋朝大?#36857;?#21016;聪举行宴会招待他们的时候,?#27809;?#24093;出来给他们逐一端菜上酒。大臣们看到服侍他们的竟然是原来的皇帝,大家都忍不住失声?#32431;蕖?#21016;聪一不高兴,就命令卫士把这些人都关一块,给他们灌下毒酒把君臣一齐毒死。

                            青州大都督苟晞听到洛阳陷落的消息后,在仓垣(河南开封东南)拥立司马氏宗室为太子,自任太子太?#25285;?#29420;揽小朝廷的大权。谁知道苟晞一旦没有人约束,生活就立即腐化起来。一口气买了几十个小妾和近千名?#20928;貳?#32456;日足不出户,在家饮酒作乐。还把那些劝阻他的部将都杀了,结果再也没人敢为他卖命。

                            石勒在许昌囤兵正准备进攻苟晞,听说苟晞不理政事,急忙调遣轻骑兵突袭仓垣。只花了半天时间骑兵就杀到了苟晞府第门口。这时候的苟晞正在蒙头大睡,糊里糊涂地就被捆了起来,押到了曾是他手下败将的石勒面前。

                            石勒已经对汉国已经逐渐不满,准备先铲除?#21497;?#22312;青州的王弥,因为苟晞是青州都督,准备让他当向导。这时王弥却主动邀请石勒去?#25226;紜?#30707;勒一听正是天?#22303;?#26426;。就率领数十名心?#39592;?#20853;前来,在?#33970;?#19978;突然翻?#24120;?#26432;死王弥,招降了王弥的全部军队,然后给刘聪上表说王弥意图谋反,现在已经斩首。刘聪一看生?#23383;?#25104;熟饭,只好承认既成?#29575;担?#25226;王弥的部队拨给石勒。

                            王弥已?#28291;?#33503;晞也就失去了利用价?#25285;?#30707;勒就把苟晞全家满门斩首。

                            这个小朝廷灭亡后,晋朝的势力分为两派,一派是在长安正统皇帝司马邺,后人称为愍帝,另一派是在建业的?#21943;?#29579;司马睿,长安虽然是正?#24120;?#20294;是空间狭小,没有回旋的余地,建业的司马睿却混的一片生机。为了打击司马睿,次年二月,石勒囤兵在葛陂(今河南新蔡北)造船要准备进攻建业。司马睿就集结水军,命令部将纪瞻为大将,在寿春(今?#19981;瞻?#38428;一带)迎?#38477;?#20154;。到了三月霉雨季节,道路泥泞,石勒的骑兵无法发挥作用,不敌纪瞻的水军,恰好碰到疫病流行,士兵大多患病。石勒非常忧闷。

                            石勒见战况毫无进展,就召集将领开会,众将有的主战,有的主和,有的主降,各执一?#21097;?#30456;持不下,只有张宾在?#21592;?#19968;言不发。等诸将散去后,张宾对石勒说:“将军攻占洛阳,挖了司马家的祖坟,晋朝怎么能让你投?#30340;兀?#20294;是现在天气不好,士卒多病,也不适合作战,将军应当速做决定!”

                            石勒就问道:“您认为如何是好呢?”

                            张宾说:“邺城西接平阳,?#38382;?#38505;要,在下认为应当占据邺城,经营河北,把后方稳定了再扩张不迟。可以让辎重先撤退,军队后撤退,就不要紧了。”石勒一听,大为?#36291;骸?#20808;撤辎重,万一江南反击怎么办好呢?”

                            张宾回答道:“江南人希望保存实力,不想打仗,肯定不会追击。”石勒大喜,立即准备撤退到邺城,封张宾为右?#30591;?#23545;他更?#26377;爬怠?BR>
                            石勒安全撤退后,却发现邺城已经被幽州王浚的部队所占据。因为邺城地形险要,石勒就放弃了进攻,转而占领襄国(今河北邢台)作为自己的根据地。有了根据地后,石勒就招兵买马,积谷囤粮,并向刘聪申请冀州牧的官职,准备在此大干一番?#20081;怠?BR>
                            汉国的部队消灭掉苟晞势力后,晋朝的残余势力就剩下四派,他们是江南的?#21943;?#29579;司马睿,关中的皇帝司马邺,幽州大都督王浚和并州刺史刘琨。当汉国的主力石勒到了襄国后,刘聪就把消灭后方的刘琨王浚势力提上了日程表。

                            王浚占据着从辽宁西部到河南北部的广大地盘,?#24403;?#21313;几万,和?#26102;?#20044;桓等少数民族势力相处密切,实力很强大,但是他一直有自立为王的野心,再加上人比较昏庸无能,所以汉国把主要的精力都放在刘琨的身上。

                            说起刘琨这个人可不简单,他是汉朝中山靖王刘胜的后代,(呵呵,竟然是刘备的亲戚)小时候的时候和同学祖逖立下了报效国家的志向,每天鸡叫的时候就开始起床练武学习,(呜呜,古人闻鸡起舞的?#24405;?#20474;看了后也想仿效,结果坚持了四天就又继续?#33633;?#20102;^_^)长大了就变得武艺高?#27994;?#25991;采过人,成为贾?#29616;?#22218;团“二十四友”之一,后来被任命为并州刺史,凭五百人的力?#27994;?#20987;败匈奴大将刘景,从洛阳打到晋阳。在一片废墟的晋阳城上重新盖起房屋,开垦农田,先后有一万多人来投奔他,逐渐把一座死城建设成为坚固的要塞。他以晋阳为根据地,在汉国的后方展开广泛的?#20301;?#25112;,切断前线的粮道,联结?#26102;?#37096;落,袭击小的军团和城市,传播流言,挑动匈奴部落间的矛盾,成为汉国最棘手的敌人。

                            刘琨听说石勒来到了襄国,马上意识到这是个最头痛的敌人。他听说石勒不是匈奴人,就想办法拉拢他为晋朝效忠,于是刘琨费尽心思在乡下找到石?#24080;?#25955;多年的母亲和?#25238;?#30707;虎,派人把他们送给石勒,并写了一封文采飞扬的书信让使者一起交给石勒。希望能说服他叛变刘聪。

                            石勒很感激刘琨的行为,重谢了使者一番,并让他给刘琨捎回去了很多礼品,?#27531;?#20102;一封书信让使者带给刘琨,和刘琨洋洋千言的表扬信相比,石勒的这封书信只有短短的四句话:“事功殊念,非腐儒所闻。君当逞节本朝,吾自?#21738;?#20026;效。”就是说人各?#20804;荆?#21508;为其主,大家理想不同,不是一般的腐儒能理解的,先生是高人应该效忠晋朝,我这样的少数民族可不吃这一?#20303;?这?#20301;八?#30340;真是潇洒倜?#21361;?#19981;拘礼节。石勒肯定是不会受任何人的节制。刘琨和这样的敌人交手,双方的恶仗打得也分外地精彩)

                            最先对刘琨发起进攻的是平阳的刘?#24076;?#20182;儿子刘粲和刘曜一齐出兵进攻晋阳。这时候正好碰到刘琨辖地雁门关胡人造反,刘琨亲自带兵作战去了。这时候刘琨手下的上党太守龚?#32426;?#28982;投降汉国。匈奴的部队?#36127;?#27809;遇到什么抵抗就一口气杀到了晋阳城里,刘粲派人搜出刘琨的父母,把他们全部杀死。

                            刘琨当时正在常山,听到汉军攻破了晋阳后,急忙向?#26102;巴?#25300;部落首领拓拔猗卢求援。拓拔猗卢就命令儿子拓拔六修大将拓跋普根率领二十多万的大军反扑晋阳。(不过说实话我有些怀疑这个数字)和正在抢劫的刘曜的部队在汾河旁的首阳山相遇。刘曜的士兵都正在下马抢东西,马上都是财物,无法自如作战,被?#26102;?#39569;兵冲的七零八落。刘曜被裹在乱军中,身中七处创伤,战马被乱箭射?#28291;?#25226;刘曜摔下马来,这时候刘曜的偏将傅虎把自己的战马送给刘曜让他赶快突围,刘曜说:“你赶快撤退,回到晋阳为我报仇,我受伤已重,今天要死在这里了。?#22791;祷?#24613;忙把刘曜扶上自己的战马说道:“我受到大王的知遇之恩,经常想报答大王,今天就是我?#27426;?#30340;时候,汉室刚开始奠基,天下太平后可以没有我傅虎,不能没有大王。”说罢?#32479;?#25112;马几鞭,把刘曜送过汾河?#38450;?#25112;场,然后自己?#21483;?#25318;截追军,奋勇战死了。

                            这一仗直杀的整个汾河全变成红色,首阳山变成了皮肉山,拓拔猗卢以部队远征辛苦为由,拒绝追击,赠给刘琨马、牛、羊各一千多只,还有一百多辆战?#25285;?#28385;载着首级回去了。

                            刘聪听说刘曜打了大败仗,只好先想办法?#24895;?#24189;州的王浚,准?#22797;?#36890;一条从背后袭击刘琨的道路。这个重担就落在了在襄国和王浚对峙的石勒身上。

                            王浚的势力实在是过于强大,又和善战的?#26102;?#26063;?#38382;?有人考证说这个?#26102;岸问?#23601;是大理?#38382;?#30340;祖先,而?#26102;?#26469;自西伯利亚,那么段一阳指兄还是贝加尔湖一带迁徙过来的呢)和慕容氏关?#24471;?#20999;,石勒对此头痛的很。这时候?#26102;岸问?#37195;长段疾陆眷在王浚的指使下率领三万部队进攻石勒,石勒就打开襄国城门,放段疾陆眷的骑兵进城,然后关上城门,设绊马索活捉了段疾陆眷,但是石勒却把他奉为贵宾,给予好吃好喝,要求和他结盟,段疾陆眷十分感?#30343;?#21202;的招待,正好王浚最近忙着自己?#34987;?#24093;,架子越来越大,对别人都看不起,段疾陆眷就和石?#25112;?#20026;兄弟,订立各不侵犯条约,轻而易举地?#25238;?#20102;王浚的一臂。

                            王浚听说?#26102;岸问?#32972;叛了他,成天愤愤不平,对管辖的人民?#39062;?#24449;收?#36742;?#26434;?#21834;?#32769;百姓都活不下去,跑到刘琨的地盘上,王浚就干脆把攻打石勒的部队调过头来派到和刘琨接壤的边区向刘琨挑衅,成天对着刘琨地界拉大便、吐口水。刘琨不愿意同室操戈,只好任由王浚肆?#21834;?BR>
                            石勒发?#20013;问?#26377;利于他,就准备对王浚下手。正巧最近几年幽州发生?#20173;鄭?#20891;民生活都非常的困苦,王浚却还要大兴土木给自?#33322;?#35774;豪华的宫殿。张宾建议说:“王浚名义上是晋?#36857;?#20854;实却想自封为皇帝,您不如对他?#25353;?#21402;礼?#20843;?#20182;称帝,王浚必定会看轻您,下一步的对策就容易了。”石勒对?#24605;?#31574;大为赞赏,写了一封信把王浚肉麻地吹捧了一番,?#20843;?#29579;浚早日为帝,自己愿意象服侍父亲一样听他的命令。然后幕僚王子春为使者带着大批珍宝拜见王浚,王子?#21512;人?#19979;会见王浚的宠臣枣嵩,拜?#20852;?#32473;石勒说?#27809;埃?#28982;后才到大堂上会见王浚。

                            王浚开始还有些怀?#26705;?#38382;王子春说:“石先生当世英雄,怎么会给我卖命呢?”

                            王子春回答道:“如果说石勒是月亮的话,将军就象那太阳一样明亮,石勒之所以被称为英雄,就是因为他识时务,知道将军将来必定接受天命,将军为什么要怀疑他呢?”

                            王浚被吹捧的飘飘然不知道如何是好,枣嵩在?#21592;?#36214;紧帮腔,于是王浚就加封王子春为列侯,派使者回访石勒。(俗?#20843;?#21315;穿万穿,马屁不穿,石勒的这一招捧杀之技确?#36947;?#23475;,象王浚这样被捧两下就不知道天高地厚的?#19968;?#26368;容易受石勒的糊弄。)

                            王子?#27721;?#29579;浚的使者来到了襄国。石勒就把精兵都藏起来,只让?#20808;?#27531;兵接待王浚的使者,石勒看到使者后,赶紧面向北面跪下接受使者的封赏。王浚送给石勒一柄拂?#33606;?#30707;勒不敢亲手接过来,把他高?#20197;?#22681;上,对使者说:“我看到主公赏赐的东西,就象见到主公的人一样,一定早请?#23613;?#26202;汇报,不敢有半点差错。”然后派使者董肇回拜。董肇见了王浚,就给石勒申请并州刺史的官职,并推荐王浚登基后,枣嵩担任丞相。使者说石勒的兵少将寡,但是十分?#39029;稀?#29579;浚听了十分高兴,候补皇帝和候补丞相都全身心地陶醉在候补并州刺史的?#25932;?#37324;。

                            王浚的使者走了以后,石勒就准备进攻王浚。现在他唯一担心的就是刘琨和?#26102;?#20044;桓部落?#27809;?#20599;袭,张宾就对石勒说:“刘琨和?#26102;?#20044;桓人还没这么聪明,我军?#20204;?#39569;突袭王浚,来回二十天就够了,就算他们想偷袭也来不及。刘琨和王浚虽然是同事,但他们之间象仇敌一样。就算他想到了我们突袭王浚也不会全力帮忙。我们再向刘琨假意投降,后方就没太大的问题了。”

                            张宾就向刘琨送去了投降表。刘琨看了降表大喜,传送各州县观看,激动地流下了眼泪,对部下说:“在我们努力作战下,石勒终于投降了,下一步我们就要攻克平阳,收复失地了啊!”

                            在刘琨的白日梦中,石勒带着厚礼买了几千头牛羊来拜见王浚,王浚的部将都认为石勒来者不善,只有大呆瓜王浚认为石勒是真心地一步一拜、诚惶诚恐地?#20843;?#30331;基来了。

                            石勒到了幽州城下,为了防止王浚手下将领的袭击,把牛羊都赶到城里一轰而散,大?#20013;?#24055;都被牛羊堵的严?#40092;凳担?#29579;浚正准备着?#33970;?#27426;迎石勒呢,看见门外面来了好多牛羊。搞不明?#33258;?#20040;回事,直到石勒的骑兵杀进府来才知道大势不妙。骑兵们把王浚一家都捆了起来见石勒。

                            王浚的老婆是续弦的,长的年轻漂亮。石勒就搂着王浚的老婆挤在太师椅上审讯王浚。王浚还抱有幻想,对石勒说:“你这胡奴怎么对长辈如此无理?”

                            石勒从容说到:“老兄身为晋朝重?#36857;?#22352;任中原倾覆,不发一点援兵,还想自立为王,这是人干的事么?而且兄台委任奸佞,残害忠?#36857;?#33660;毒百姓,这都是谁的罪过啊?”石勒就让手下把王浚送回襄国,途中王浚准备投水自杀,又被骑兵捞起来,上了大?#24076;?#36865;到襄国斩首。

                            石勒把王浚官府里面的一万多官兵全部杀死。王浚的部下都纷纷求见石勒,给石勒的部下行贿说?#27809;埃?#21482;有裴宪和荀绰两人不来见石勒。石勒就让手下对王浚的这些部下进行调查,发现众将家里大都家资巨万,只有裴宪和荀?#24405;?#37324;很穷,只有一百多箱书,和十几斗盐?#20303;?#30707;勒就把王浚的宠臣枣嵩等人全部斩首,只留下裴宪和荀绰主持幽州政事。石勒对部下说:“值得我高兴的并不是得到幽州,而是得到这两人啊”。

                            王浚被灭后刘琨才大梦初醒,万分后悔。石勒的势力和刘琨只隔一座山,早晨出兵晚上就可以打到晋阳。刘琨赶紧给愍帝上书要求支援。并加封拓拔猗卢为代王,笼络人心。(呵呵,谁能想到三百年后统一全国的竟然是这一支势力?)

                            但这时关中的愍帝?#38382;?#27604;刘琨还要困难,关中很早就连年大?#25285;?#23448;员都跑乡下办公。愍帝刚到长安的时候全城只有九十户人家和四?#20061;3担?#26397;廷十分贫穷,官员都拿着用桑木刻的笏版上朝,但是大?#19968;?#19981;忘记搞窝里斗。(真不明白火烧?#27982;?#30340;时候这些人还斗个啥意思) 先是跟愍帝来的洛阳派不满当地的梁州刺史,把他杀?#28291;?#28982;后梁州刺史的大儿子又率领强盗把洛阳派的人统统给杀死。接着他弟弟又?#36805;?#21733;杀死…………总之就是反复内乱,等刘曜打了败仗以后被刘聪派去进攻长安的时候。这些人就要倒霉了。

                            关中地形险要,尤其是潼关一带,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刘曜连年进攻,到了这里就束手无策。一帮奸臣就都以为这是个肥?#20445;?#25226;守将替换下来另派亲信镇守,但是这回可没这么好的运气,刘曜来到潼关下才发现城门竟然?#36824;兀?#36830;忙冲过去杀散守军把长安团团包围。

                            长安被围的消息传遍了全国,江南的司马睿巴不?#27809;?#24093;早点?#28291;?#24182;州的刘琨正约见代王拓拔猗卢援救关中,想不到拓拔猗卢的儿子拓拔六修杀死父亲,自立为王,拓拔猗卢的?#25238;?#25299;拔普根忙着征讨,没空帮忙。只有凉州有五千志愿军前来救援,杀进长安城后才发现城里不缺人,缺的是粮?#22330;?BR>
                            长安城里凭空多了五千?#25243;歟?#21482;支持了一个月军粮就告罄。刘曜?#27809;?#21457;动总攻,那五千凉州志愿军都饿的站不起来了,全部被杀,愍帝只好大哭一场,把自己捆起来坐着羊车投降,刘曜把一帮祸国殃民的大臣全部杀死。至此,西晋灭亡,历时五十二年。

                            刘聪加封愍帝为车骑将军,大便的时候就让愍帝拿着扇子为他扇臭气,吃完饭就让愍帝为他刷洗餐具。某天刘聪出城打?#35029;?#24845;帝?#31859;懦?#25119;在前面开路,四周围观的老百姓看到后纷纷?#32431;蓿?#35828;:“难道这就是从前在长安的天子吗?”刘粲在?#21592;?#21548;了不舒服,告诉了刘?#24076;?#21016;聪就将愍帝处?#28291;?#24845;帝死的时候只有十八岁。

                            建业的司马睿听说长安被攻克后,高兴地跳了起来,连忙换上丧服,传令四方准备北伐。部?#24405;驼?#31561;?#27809;凭?#21496;马睿登基。司马睿再三谦让,方才接受部将的要求即晋王位,后人称为晋元帝。东晋由此开始。

                            江南这些官僚都是北方来的寄生虫,根本无意北伐。只有一位叫做祖逖的不出名官员上书报名。元帝?#21592;?#20240;兴趣不大,只给了他一千人用的粮食和三千匹?#36857;?#35753;他自己想办法搞武器。祖逖就联络了几百名亲戚朋友前去北伐,他们自己划船渡过长江,在滔滔的大江中,其他人看到别人往江南走,?#25381;兴?#20204;往?#21329;?#36208;,大家的?#37027;?#37117;很不好。祖逖站在船头,拍着手中的船桨发誓说:“我祖逖今生如果不能收复中原,将不再渡过这条长江。”

                            大家听到了祖逖的?#38590;?#21518;,都纷纷振作起来,到了对?#30563;?#38452;,祖逖收集铁器,打造兵刃,?#32456;?#21215;了两千多人,往北方杀过来。

                            汉国上下都?#20004;?#22312;胜利的喜悦里,谁也没把这三千人的步兵放在眼里,只有祖逖的老朋友刘琨听说祖逖?#23665;?#21518;,高兴地对部将说:“从前和祖逖约定收复中原,今天祖逖这?#19968;?#30340;鞭子已经指过来了,我却还没一点动静,真是惭愧啊。”

                            这时的刘琨也逐渐腐化起来。刘琨出身贵族,爱好音乐,有个叫徐润的?#19968;?#23545;音乐十分精通,刘琨对他非常宠信,任命他为晋阳太守。徐润?#22871;?#21016;琨而横行不法。部将令狐盛对徐润看?#36824;擼?#23649;次直言斥责。徐润就向刘琨说令狐盛的?#31095;埃?#21016;琨竟然把令狐盛给杀死。令狐盛的儿子令狐泥随即逃到了汉国,率领匈奴骑兵立志报仇。作为石勒的先锋,见到刘琨的旗号就誓死拼命,成为刘琨的大对头。

                            在刘曜包围长安的同时,石?#25112;?#25915;乐平,(今山西昔阳,大寨听过没?)乐平太守韩据向刘琨求援。刘琨命令部将箕澹率领两万人马救援乐平,自己带领一万部队做后援。石勒得到情报后在险要地带设置?#38477;?#20239;兵,?#20204;?#39569;兵引诱箕澹的部队走到埋伏圈里,然后四下一齐合攻,箕澹的主力?#36127;?#20840;军覆没,只有箕澹率领一千多人?#27492;?#31361;围逃回了代国。

                            韩据听说援军损失殆尽的消息后,只好也弃城逃跑。这时候石勒又派遣轻骑兵从小路突袭晋阳城,刘琨最宠信的徐润献城投降。石勒的部队从晋阳和乐平两个方向包抄过来,刘琨的一万人马被夹在中间的一座小城里腹背受敌,?#38382;?#38750;常危险。

                            当天是月圆之夜。匈奴骑兵的?#38477;队?#20986;一片白光。刘琨登上城楼,放声长啸,声音慷慨悲?#22330;?#21256;奴骑兵听到了啸声都感慨万千,举起的?#38477;?#32439;?#23376;?#25918;下,静静地在马背上聆听。

                            到了半夜,刘琨用匈奴人?#19981;?#30340;胡笳吹起了悲伤的曲调,伴随着乐声,有人唱起匈奴部落的民歌。准备突击的匈奴骑兵听到了这忧伤的歌声,伴随着山中的狼?#27994;?#21246;起了战士对家乡的怀念,思乡的情绪很快在部队?#26032;?#24310;,听到了来自故乡的歌曲,大家都不禁流下了眼泪。

                            第二天一早,包围刘琨的大军自动撤退,刘琨从容地率领残兵败将投奔幽州去了。

                            幽州段匹磾是?#26102;岸问?#30340;继任酋长。收留了刘琨后,对他十分器重,和刘琨结拜为兄弟,和一些小规模的反抗力量组成反汉联合军。但是段匹磾的手下认为刘琨威望过高,留在身边怕夺了段匹磾的位置,就向段匹磾进言,联?#40092;?#21202;把刘琨囚禁起来,准备秘密处死。

                            刘琨突然被捕,满腔悲愤无法诉说,写了一首?#37117;脑?#21035;驾卢谌》,慷慨悲?#28023;?#35753;人扼腕。

                            幄中有悬?#25285;?#26412;自荆山球。惟彼太公望,昔是?#24613;?#21471;。邓生何感激,千里来相求。白?#20999;?#26354;逆,鸿门赖留侯。重耳凭五贤,小白相射?#22330;?#33021;隆二霸主,安问党与仇!中夜抚枕叹,想与数子游。吾衰久矣夫,何其不梦周?#20811;?#20113;圣达节,知命故无?#24688;?#23459;尼悲获麟,西狩泣孔丘。功业未及建,夕阳忽西流。时哉不我与,去矣如云浮。朱实陨劲风,繁英落素秋。狭?#38750;?#21326;盖,骇驷摧双辀。何意百炼刚,化为绕指柔。(最后这句很熟悉吧)

                            刘琨死的时候四十八岁。由晋朝控制的北方反?#25925;?#21147;至此全部被荡平。

                            …………

                            西晋灭亡的原因并不是什么“胡骑纠合四散,来去无踪,举州郡而不能御也?#20445;?#32780;是整个晋朝彻头?#21038;?#26080;可就药的大腐败、统治者为了一小撮利益自相残杀造成的。民国蔡东藩曾对此评论说:“人必自侮,而后人侮,国必自伐,而后人伐”。就是这个道理。

                            四月八?#24080;?#26102;,本章终。

                            匈奴的复兴大?#24405;?BR>
                            304年

                            一月,东海王越发动政变,活捉长沙王乂,河间王颙大将张方杀死长沙王乂。

                            七月,东海王越讨伐成?#32426;?#39062;,成?#32426;?#39062;在汤阴击败东海王越,俘?#19981;?#24093;。

                            八月,河间王颙大将张方攻陷洛阳。

                            九月,幽州都督王浚联合并州刺史司马腾造反,派遣?#26102;?#39569;兵进攻成?#32426;?#39062;,成?#32426;?#39062;挟?#21482;?#24093;投奔河间王颙大将张方。

                            十一月,河间王颙大将张方挟?#21482;?#24093;退回长安,河间王颙主政。

                            十月,李雄在成都称成?#32426;酰?#24314;立成汉帝国。(建国1)

                            十二月,刘渊在左国城称大单于、汉王。建立汉赵帝国。(建国2)

                            305年

                            七月,东海王越造反,担任盟主联?#30606;?#26206;王浚讨伐河间王颙。

                            306年

                            一月,河间王颙杀大将张方,向联军求和。

                            四月,联军攻克长安,河间王颙、成?#32426;?#39062;逃跑,八王之乱结束。

                            六月,成汉李雄称帝。

                            十一月,东海王越毒死惠帝,另立怀帝。

                            十二月,刘琨到达晋阳。

                            307年

                            五月,?#25104;?#30707;勒攻破邺城,杀?#28010;?#39532;腾,火烧邺城。

                            九月,司马睿到达建业。

                            十月,刘渊会见石勒。

                            ?#26102;?#26063;慕容廆自称?#26102;?#22823;单于。

                            308年

                            五月,流寇王弥进攻洛阳,王弥加入刘渊。

                            十月,刘渊称帝。

                            309年

                            一月,刘渊迁都平阳。

                            三月,东海王越发动政变,处死大臣十余人。朱诞刘景试探进攻洛阳。

                            四月,石勒会见张宾。匈奴刘虎创立铁弗部落。

                            八月,刘聪进攻洛阳,九月战败。

                            十月,刘聪进攻洛阳,战败,呼?#21491;?#25112;死。

                            310年

                            七月,刘渊?#28291;?#21016;和发动政变欲杀死诸兄弟,刘聪杀死刘和,篡位。

                            十月,刘粲刘曜王弥石勒合攻洛阳。石?#29031;?#24320;?#24179;?#25112;。

                            十一月,东海王越率军十万突围。

                            311年

                            二月,东海王越发出征讨苟晞令。

                            三月,东海王越?#28291;?#27931;阳守将逃跑。

                            四月,石勒骑兵于苦县全歼东海王?#25509;?#37096;十余万人。石勒全歼洛阳逃亡军于洧仓,仅主将逃脱。

                            五月,先锋呼延晏到达洛阳城下。

                            六月,汉国刘?#20303;?#29579;弥、石勒攻克洛阳,俘虏晋怀帝司马炽,史称永嘉之变。

                            九月,石勒活捉苟晞。

                            十月,石勒攻杀王弥,斩苟晞。

                            312年

                            二月,石?#25112;?#20891;葛陂,战败。

                            四月,刘曜进攻长安,战败。

                            七月,石勒攻占襄国。

                            九月,刘曜攻克晋阳,刘琨借?#26102;巴?#25300;军队反攻。

                            十月,刘曜和?#26102;?#20891;队决战首阳山,刘曜军惨败。

                            313年

                            二月,刘聪杀死晋怀帝司马炽。

                            四月,愍帝司马邺于长安即位。石勒攻克邺城。

                            八月,祖逖起兵北伐。(东晋第一次北伐)

                            十月,刘曜进攻长安,十一月战败。

                            314年

                            三月,石勒攻杀幽州刺史王浚。

                            五月,张寔就任凉州刺史。刘曜进攻长安,六月战败。

                            315年

                            二月,司马睿就任丞相。拓拔猗卢封被为代王。

                            九月,刘曜进攻长安,十月战败。

                            316年

                            三月,代国内乱,拓拔猗卢被儿子拓拔六根杀?#28291;?#25299;拔六根被堂弟拓拔普根杀死。四月拓拔普根病死。

                            七月,刘曜进攻长安。

                            十月,刘曜包围长安内城。

                            十一月,愍帝司马邺向刘曜投降,西晋灭亡。石勒攻克晋阳。

                            十二月,石勒赶走刘琨。汉国完全占领并州,刘琨?#39062;枷时啊?#27721;国平定后方。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Powered by www.gtli.tw ©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

                          11选5稳杀两码公式 体彩p5今日开奖结果走势图 山东11选5体彩 香港九龙特码资料 福彩开奖17039结果查询 三张牌游戏炸金花怎么玩 大乐透缩水公式 山东11选5最大遗漏一定牛 北京pk10冠军直播 大神计划急速赛车 安徽快3游戏即将上市 浙江十一选五前三直遗一定 河北20选5幸运走势图表 河北时时彩平台 nba篮球技巧大赛 浙江十一选五遗漏期数 体彩p5今日开奖结果走势图 山东11选5体彩 香港九龙特码资料 福彩开奖17039结果查询 三张牌游戏炸金花怎么玩 大乐透缩水公式 山东11选5最大遗漏一定牛 北京pk10冠军直播 大神计划急速赛车 安徽快3游戏即将上市 浙江十一选五前三直遗一定 河北20选5幸运走势图表 河北时时彩平台 nba篮球技巧大赛 浙江十一选五遗漏期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