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h5rd"><pre id="5h5rd"><video id="5h5rd"></video></pre></output>

    <output id="5h5rd"><em id="5h5rd"><video id="5h5rd"></video></em></output>

    
    
    <th id="5h5rd"></th>

      <thead id="5h5rd"></thead>

                  <output id="5h5rd"><dl id="5h5rd"><video id="5h5rd"></video></dl></output>

                    <th id="5h5rd"><meter id="5h5rd"><dfn id="5h5rd"></dfn></meter></th>

                      <output id="5h5rd"><pre id="5h5rd"></pre></output>

                      <listing id="5h5rd"></listing>

                          国学导航历史的坏脾气

                          首页 经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专题 今人新著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私塾消失背后的黑洞

                           

                            自从2002年我在《书城》上介绍了湖南平江的私塾之后,引起了各方的关注,大小媒体蜂拥而至,据说相关的讨论会?#37096;?#20102;几次。出于中国传媒可以理解的习性,所有的相关报道都好像是身处第一现场的独家报道,所有的议论都出于自己的独家发现。在这个小小的热闹中,大家对平江私塾的论说,自然是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23567;?#35270;私塾为“落后的教育形式”的言论固然令我不喜,对私塾一味地颂扬同样也使人胃口不爽。令我想?#22351;?#30340;是,2003年年底,我在香港访学的时候,一?#22351;?#24179;江做节目的中央台记者电话告诉我,平江最后一个私塾随着岁末一块儿关门了。回来后,在电视上看到了这位记者做的短片,向世人宣告:中国从孔夫子开始的、?#26377;?#20102;几千年的私塾教育,终于落幕了。

                            其实,平江最后一所私塾的关门,并不是中国私塾教育的终结。这个终结原本要早得多,大体是在清末新政废科举兴学堂时装入棺材;1922年白话文被定为官方教材之后,钉上棺盖;及到新中国成立后,基本上已经入土为安了。我和妻子在平江发现的东西,严格来说,只能算是私塾教育在特殊环境下的残存的活化石。它的存在,从某种意义上说,只有生物体上的意义,作为一种社会存在,已经等于消亡了。平江私塾的最后消失,虽然比我的预期要早了一些,但也在情理之?#23567;?#22312;汹涌到来的现代化浪潮中,跟全国其他地方一样,平江的山乡也是正在消亡中的农村。在我调查的当时,就已经感觉到,平江农村使私塾赖以残存的?#24149;?#29615;境正在逐步被破坏,成年人长年到广东打工的越来越多,当年的一位受访者在赠给我几首诗之后,就来信要求我替他在?#26412;?#25214;工作。与此同时,人们的礼俗需要也在向时?#23567;?#36827;化”。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即使没有官方不合作甚至压制的态度,私塾也不可能长久地生存下去。

                            尽管如此,平江私塾的发现,对于中国的学界依然具有重要的意义。因为,平江私塾的存在,事实上揭示了西方所谓的大渠道教育(学校教育)跟农村日常生活以及民俗环境的关系。在传统的中国农村社会,虽然理论上有官学和私学之分,但真正起教育作用的只有私学。官学设在城里不说,而?#19968;?#26412;上没有什么教学活动,官学对于农村社会的意义只是通过其学生(生员)体现的。对于农民来说,进了官学就等于跨进了科举的门槛,官学?#23548;?#19978;等于是古代社会选官制度的一部分。所以,真正意义上的学校教育,是由各种名目的私学实现的,其中,私塾是最常见和普通的部分。在接触平江私塾之前,我一?#27604;?#20026;,由于戏曲说唱等小渠道教育,农民喜闻乐见,?#24615;?#25945;于娱的作用,所以理应是农村社会教育的主角;农民的意识构成,主要来?#20174;?#36825;些说说唱唱的东西;所以,对于农村而言,小渠道教育的价值理应更重要。因此,在我论述传统农村教育的时候,给了小渠道更多的笔墨,对于乡村的学校,只是一带而过。然而,平江的私塾纠正了我的偏颇。

                            中国的农村,事实上是个礼俗的社会,以养生和送死为核心的人生礼仪活动,?#23548;?#19978;构成了农村日常生活的骨架。对于局外人来说,婚丧嫁娶、拜寿上坟、年节祭祀,无非是些繁复的仪式和吃?#28909;?#38393;。但处在传统农村环境中的人,如果离开了这种仪式,日常生活就没有了灵魂,甚至可以说生活就没有了意义。一方面,传?#25104;?#20250;的农民离不开礼仪活动,可另一方面,在那个时代,这些礼仪活动程序之繁复,讲究之复杂,又是普通农民所无法掌握的。所以,私塾教育除了文字和道德知识的传授之外,另一个重要的功能就是传授礼仪,即平江人所谓的“学应酬”。学生不仅要跟老师学习各种礼仪活动的仪式程序,还要跟随老师掺和婚丧嫁娶,现场实习主持仪式(主礼)。所以,传统的礼仪从内容到形式的传?#26657;?#20107;实上是通过私塾来实现的。在所有具有传授礼仪职能的私塾中,少数能够完成学业的人,无论能否进入官学,踏上科举的阶梯,都成为事实上的乡村之“儒”(儒的本义就是主礼者)。能够熟悉和主持礼仪,不惟受人尊重,而且能多得一份收入(当然,有功名的人更具有主持礼仪的资格,只是身份太高的人,?#28909;?#20030;人老爷,不大可能受如此的辛苦,一般只是象征性地过过手,?#28909;紜?#28857;主”,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真正的主持者还是那些没有身份的“儒”和穷秀才)。而多数只识了几个字就半途而废的农民,也因多少?#31169;庖坏?#31036;仪知识,而成为礼仪活动中很能配合的一群。据统计,在传统时代,农村中男性成员,上过私塾的人比率是相当高的,可以达到50%左右(参见E.S.罗斯基的研究和李景汉的定县调查)。有这样大的一群人很懂行地配合,任?#32963;?#26434;的礼仪活动都可以顺利地展开。我在许多地方收罗旧书时,都收集到了一些线装和手抄的“礼仪书”和“称谓录”之类的东西。礼仪书上把婚丧嫁娶各种礼仪形式的程序、步骤都讲得十分清楚,关于丧礼,不仅有仪式程序,还有各种挽联的写法;甚至?#19968;?#35265;到过一本手抄的《写包本子》,是专门介绍如何写上坟的“红包”(?#35282;?#34955;)的,针对不同的对象,有不同的写法。这些东西,据说已经传了几辈、十几辈子(从其破旧的程度?#37096;?#20197;看出)。看来,农民很早就把礼仪从儒家典籍的?#24230;?#31036;》中简化出来,变为切实可行的教程。

                            “礼”在农村社会的意义,很大程度上在于秩序的建构和维持。农民固然可以从乡间戏剧说唱中知道什么是帝王将相、才子佳人,仰慕?#39029;家?#22763;、义夫节妇,但却只有在不断的礼仪演练中,才可能明了什么是大小尊卑、昭穆远近,学会怎么样进退有据、行止有节甚至礼让恭谦。从某种意义上讲,煞有介事的礼仪气氛和一板一眼的礼仪程序,是乡民学会服从秩序的最好老师,而演礼导致的肌肉记忆,远比言者谆谆的说教更有效。?#37096;?#20197;说,乡村社会的秩序,主要是靠礼仪活动的展开?#27425;?#25345;的。也许,这就是为什么自孔子以来,儒家学说的内涵经过了许多次的转换,但礼依然是其核心内容的原因。?#23548;?#19978;,私塾的其他教学内容,也跟“礼”不无关系。对儒家经典的学习、掌握,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学习礼的内涵,而文字的训练,?#28909;紜?#23545;对子”的练习,在乡下的功用就是写对联。对联不仅用在年节,而且用于相互往来,吊死贺生。从这个意义上,上学才真的能实现“知书达礼”。因此,我们说,私塾教育和乡村社会的日常生活是密切相关的,属于一个有机的整体。私塾和乡村社会的乡绅一样,具有牵一发动全身的地位。私塾教育的缺位,从长期来看,不仅会导致农村识字率的下降,而?#19968;?#20351;乡村社会的既有秩序出现紊乱。

                            显然,清末新政以来的教育改革,对农村社会产生的影响,事实上超过了学者们所能给出的估量。传统私塾教育的迅速衰落和乡村精英的流失,背后是农村日常生活的失常和礼俗秩序的紊乱。在军阀混战的大背景配合下,最后只能导致乡村暴力化倾向的泛滥,对中国的未来政治走向产生了导向性的影响。当然,任何后发现代化的国家,现代化的过程总要付出代价。也许有人会说,乡村的衰败,就是现代化不可避免的成本。然而,清末以来教育改革的成本,并没有在乡村的迅速败落面前停止支付,所谓新旧教育嬗变所蕴涵的?#24149;?#23604;尬,?#23548;?#19978;一直折磨着国人,直到今天。

                            晚清以来,传统和现代的二元对立?#25214;?#20984;显。传统就意味着旧,意味着落后,现代则代表着新,代表着进步,体现着进化的方向。只要是现代的,就意味着具有道德上的正当性和行动上的可行性。更可悲的是,作为被西方逼上现代化路径的中国人,我们几乎忘记了在所谓的传统和现代的二元话语中,事实上隐藏着的是中西?#24149;?#20914;突的命题。西方的传统和现代命题,和我们的并不是一回事,他们的传统与现代是一个脉络里的?#26377;?#29616;代里也包含传统的东西,现代对于传?#24120;?#26356;多的不是背反,而是扬弃,甚至现代性的启蒙,?#37096;?#20197;借复古的名义进?#23567;?#20294;是,到了中国的语境里,事情则发生了变化,传统意味着中国,而现代则等于是西方;现代化的过程,不管我们有无自觉,事实上都包含有以西方替代中国的意义。以汉语教学为例,在基本上放弃了拉丁化的尝试后,绝大多数教和被教的人,其实并没有意识到我们的教学?#23548;?#19978;还是一个“以夷变夏”的过程。自《马氏文通》以来,汉语一直在被主谓宾、定?#26874;?#30340;语法体系所阉割着,被名词、动词、形容词的分别肢解着。从小老师就告诉我们,王安石的名句“春风又绿江南?#19969;?#20043;所以有名,是因为他把形容词“绿”当作动?#35270;謾?#38271;大了才知道,其实汉语原来根本就没有这种动词形容词的分别。所有的语法概念,不过是人们借来切割,不,凌迟汉语的西方语言学的手术?#19969;?#24403;然,跟所有的手术刀一样,凡是叫这个名字的东西,都意味着“科学”,因此具有无法抵御的魔力。

                            更耐人寻味的是,从白话文的改革到汉语拉丁化的尝试,主导者莫不以平民主义为圭臬。据说?#36873;?#24341;?#24503;?#27974;者流”的语言引入书面文字,不仅可以把文言的死文?#30452;?#27963;,而?#19968;?#21487;以提高平民的识字能力。然而,在改革?#23548;?#20013;,真正落实到纸面上的文字,则流为各?#20013;?#24335;的欧化语式,长句子?#25317;?#35013;只是比?#19979;?#39592;的一种,而较为活泼的散文体则比较隐蔽。而落到教育层面(白话文的提倡,没有经过几场像样的?#25581;郟?#23601;在提倡尊孔读经的北洋政府首肯下,在全国中小学推?#26657;?922年北洋政府宣布废除所有的文言文语文教材,代之以白话文),白话文的教学,并没有获得提倡者预期的效果,使平民的语言学习更加便捷容易,书面的文字能力得到迅速的提高。美籍华人学者唐德刚说,他在私塾的时候已经读了《文选》和《通鉴》这样的大部头,转入小学却要大念特念“早晨和雄鸡”、“喔喔喔,?#33258;?#29031;黑屋”。这种“喔喔喔”的语文教育,固然背后有西方教育学和心理学的支撑,但喔不出名堂是肯定的。身为学者,吃文字饭的唐先生,他用中文写作的功夫,估计十有八九不来自这些“喔喔喔”。今天,语文教学效?#23454;?#19979;的问题,已经成为教育界和网上议论的话柄,九年甚至十几二十年教不出能写流畅母语文字学生的现象,并不是个别的事例。然而,我们的教育部门,其实对此并不真的在意。因为,说到底,现在衡量国家教育的现代化程度的指标,跟学生汉语程度的高低没有多少关系。

                            尽管私塾因师资和生源的差异,教学效果不一,但在汉语教育上的功效,却是不容否认的事实。这说明,传统的学校教育方式,应该有其合乎汉语规律的成分,尽管它很土,很不现代。不仅如此,私塾还告诉我们,对于中国人来说,语言的学习,并不只是个文字的识别、掌握和训练的问题,汉语教育,原本就和中国?#24149;?#30340;母体息息相关。当中国?#24149;?#30340;命运沦落到被逐渐边缘化地步的时候,学生对汉语的掌握不可能好,甚至,对汉语本身都不会太在意。眼下,高考的英语已经和汉语语文一样,达到150分的水平,意味着在中国的中小学里,英语的学习时间?#22303;?#24230;都要超过汉语。在此之前,大学生学习英语的时间,已经占到大学期间所学全部科目的三分之?#22351;?#19968;半。教育部所提倡的英语教学正在成为时髦,中国的现代化终于迎来了它的双语时代(其实是英语偏重的时代)。也许,过不了多久,我们就会像香港一样,学生会写的汉字不多了,人人说话都?#24615;?#30528;一个又一个的英语单词。西方人说,所谓的中国人,不是一个种族的概念,而是一个?#24149;?#30340;概念。不知道按这个说法,到那时候,这个世界还有中国人没有?

                            私塾的消亡,暴露的正是一个巨大的?#24149;?#40657;洞。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Powered by www.gtli.tw ©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

                          11选5稳杀两码公式 棒球手套分类 坑人的中国刮刮乐彩票 福建快3走势图今天 体彩p5杀号定胆 2019中超外援政策 福彩3d开奖结果返奖比例 辽宁十一选五前一走势图 排列五玩法游戏规则 十一运夺金网站 福利彩票天津快乐十分 优德娱乐二八杠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带连线 今日七乐彩走势图 云鼎娱乐场投注 快乐飞艇是那里的彩票 棒球手套分类 坑人的中国刮刮乐彩票 福建快3走势图今天 体彩p5杀号定胆 2019中超外援政策 福彩3d开奖结果返奖比例 辽宁十一选五前一走势图 排列五玩法游戏规则 十一运夺金网站 福利彩票天津快乐十分 优德娱乐二八杠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带连线 今日七乐彩走势图 云鼎娱乐场投注 快乐飞艇是那里的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