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h5rd"><pre id="5h5rd"><video id="5h5rd"></video></pre></output>

    <output id="5h5rd"><em id="5h5rd"><video id="5h5rd"></video></em></output>

    
    
    <th id="5h5rd"></th>

      <thead id="5h5rd"></thead>

                  <output id="5h5rd"><dl id="5h5rd"><video id="5h5rd"></video></dl></output>

                    <th id="5h5rd"><meter id="5h5rd"><dfn id="5h5rd"></dfn></meter></th>

                      <output id="5h5rd"><pre id="5h5rd"></pre></output>

                      <listing id="5h5rd"></listing>

                          国学导航中国古代社会

                          首页 经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专题 今人新著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五)隶臣妾

                           

                            西周春秋社会阶级构成中的最下层是奴隶。氏族制解体进入阶级社会时期,奴隶制的产生是正常的。

                            奴隶的来源,主要是战争俘虏。古文献中,多有“执讯?#34180;ⅰ?#33719;丑”的记载:

                            “执讯获丑,薄言?#26500;欏?#36203;赫南仲,猃狁于夷。?#20445;ā?#35799;·小雅·出车》)。

                            “临冲闲闲,崇墉言言。执讯连连,攸馘安安。?#20445;ā?#35799;·大雅·皇矣》)。

                            执讯、获丑,指的战争中的俘虏,除去一部分被杀掉,留下的就成为奴隶。

                            《周礼·秋官司寇》有:“蛮隶百有二十人,闽隶百有二十人,夷隶百有二十人,貉隶百有二十人。”郑玄分别注说:“征南夷所获?#34180;ⅰ?#38397;,南夷之别?#34180;ⅰ?#24449;东夷所获”和“征东北夷所获?#34180;?#24182;说:“凡隶,众矣,此其选以为役员,其余谓之隶。”这些蛮隶、夷隶,都是通过战争获得的奴隶。

                            不但对周边少数民族的战争俘虏要作为奴隶,所谓华夏各国之间的战争俘虏也是作为奴隶的。《左传》的记载,提供了不少【61】例证。

                            《左传》隐公六年,“郑伯侵陈,大获。?#34180;?#24038;传》所谓“获?#20445;?#19968;般是指俘虏。

                            “春秋”庄公六年,“冬,齐人来归卫俘?#34180;?#20294;是,《左传》这条记载是:“冬,齐人来归卫宝。”按?#20309;?#24180;,齐、鲁、宋、陈、蔡伐卫。杜注只言“疑经误?#20445;?#21448;注“俘,囚也?#20445;?#26410;敢言经必误。

                            《左传》僖公二十二年,楚伐宋,胜利而归。“郑文夫人芈氏、姜氏劳楚子于柯泽,楚子使师缙示之俘馘。”杜注“俘,所俘囚;馘,所截耳?#34180;?BR>
                            僖公二十?#22235;輳?#20116;月丙午,晋侯及郑伯盟于衡雍。丁未,献楚俘于王,驷介百乘,徒兵千。……七月丙申,振旅恺以入于晋,献俘授馘?#34180;?BR>
                            宣公二年,“郑公子归生授命于楚伐宋,宋华元、乐吕御之。二月壬子,战于大棘,宋师败绩,囚华元获乐吕及甲车四百六十乘,俘二百五十人,馘百人。”

                            宣公十二年,“楚子围郑,……克之。……郑伯肉袒牵羊以逆,曰:?#34383;?#22825;,不能事君,使君怀怒以及敝邑,孤之罪也,敢不唯命是听。其俘诸江南,以实海滨,亦唯命。其翦?#28304;?#35832;侯,使臣妾之,亦难命。”

                            宣公十六年,“晋士会帅师灭赤狄甲氏及留吁铎辰。三月,献狄俘。”

                            成公六年,“晋伯宗、夏阳说……侵宋。……师于鍼,卫人不保。说欲袭卫曰:虽不可入,多俘而归,有罪不?#20843;饋?#20271;宗曰:不可。卫唯信晋,故在其?#32423;?#19981;设备。若袭之,是弃信也,虽多卫俘,而晋无信,何以求诸侯?乃止。”

                            襄公十年,?#36133;?#20547;、士匄帅卒攻偪阳,亲受矢石。甲午,灭之。……以偪阳子归?#23376;?#27494;宫,谓之夷俘。?#34180;?2】

                            襄公二十五年,“郑子展、子产帅七百乘伐陈。宵突陈?#29301;?#36930;入之。……陈侯免拥社,使其众?#20449;?#21035;而垒?#28304;?#20110;朝。……子美入数俘而出。”

                            昭公十三年,“叔弓围费,弗克,败焉。平子怒,令见费人执之以为囚俘。”

                            定公六年二月,“公侵郑取匡,为晋讨郑之伐胥靡也。夏,季桓子如晋,献郑俘也。”注:“献此春取匡之俘也。”

                            以上从《左传》中抄来的例证,说明华夏各国间的战争,也是以战败国之人民甚至国君为俘,为俘就是为奴隶,郑伯所说“?#28304;?#35832;侯使臣妾之”就说的很清楚了。

                            战争俘虏和杀敌人数,都要向祖庙献俘和馘。对于华夏族各国间的俘虏,似乎本来是受禁止的。襄公十年,晋师灭偪阳,回国到武官去献俘的时候遂伪称是“夷俘?#34180;?#26460;注曰:“讳俘中国,故谓之夷。?#34180;?#27491;义》曰:“昭十七年,晋荀吴灭陆浑之?#37073;?#29486;俘于文宫,不言谓之夷俘,彼真是戎也。此言谓之夷俘,明非夷而谓之夷,知其讳俘中国而改之也。庄三十一年传例曰:凡诸侯有四夷之功,则?#23376;?#29579;,中国则否。中国之俘既不合献王,?#27663;?#24217;亦讳。知其无罪,内惭于心,故讳之谓之夷俘。”

                            周有大叔之乱,晋文公出师勤王,周王以阳樊、温等地与晋。“阳樊不服,围之。苍葛呼曰:德以柔中国,刑以威四夷,?#23435;?#19981;服也。此谁非天之亲姻,其俘之也!乃出其民。?#20445;ā?#24038;传》僖公二十五年)俘,是?#30343;?#29992;于华夏族之间的。故文公只好“出其民?#34180;?#20986;其民,就是不以其民为罪人而俘,也就是不把他们作奴隶。

                            对于俘获的奴隶,在分配上似乎还有一些办法。《周礼·秋官司寇·朝士》条:“凡得获货贿人民六畜者,委于朝告于土,旬而举之,大者公之,小者庶民私之。”郑玄解释说,俘而取之曰获。人民,谓刑人奴隶逃亡者。人民之小者未龀七岁以下。《朝士》这条所说,六畜、财物之外,包括奴隶。奴隶称“获?#20445;?#20845;【63】畜、财物称“得?#34180;?BR>
                            奴隶的另一来源是罪犯。《周礼·秋官司寇》有“罪隶”一条,郑玄说:“盗贼之家为奴者?#34180;?#36158;公彦解释说:“此中国之隶,言罪隶。古者,身有大罪,身既从戮,?#20449;?#32536;坐,男子入于罪隶,女子入于舂槀藳。?#39318;?#20113;盗贼之家为奴者。”郑玄也说过:“今之奴婢,古之罪人也。?#20445;ā?#21608;礼·秋官司隶》注)。

                            汉代以罪没入为官奴婢的,有臣妾、隶臣妾之称。《汉书·刑法志》:“鬼薪、白粲一岁为隶臣妾,隶臣妾一岁免为庶人。”颜师古注说:“男子为隶臣,女子为隶妾。”

                            汉代的隶臣妾来自秦,商?#21271;?#27861;令中有一条:有军功的“各以家次,名田宅臣妾?#34180;?#27721;代的隶臣妾——鬼薪、白粲是刑徒,?#23548;?#19978;是有限期的奴隶。汉代刑徒,有一岁到五岁,?#23548;?#19978;就是一岁到五岁的奴隶。所以郑玄说:“今之奴婢,古之罪人也。”古之罪人为奴隶,今之罪人仍是奴隶,?#36824;?#27721;之刑徒有?#22235;?#38480;,即作官奴隶有?#22235;?#38480;。古之罪人为奴隶,是没有时限的,不经赦免永远作奴隶。

                            秦汉的隶臣妾,是承自周。古籍和金文中,都有臣妾的记载,如《尚书·费誓》:“马牛其风,臣妾逋逃,勿?#20197;?#36880;。……乃越逐不复,汝则有常刑。无敢寇攘逾垣樯,?#26376;?#29275;,诱臣妾,汝则有常刑。”克鼎铭文:“锡女井家◆田于▲,?#36733;?#33251;妾。”

                            如上节所说,周初贵族属下的人口,身分上包括奴隶和农奴、依附民。后来逐渐分化,有的演化为奴隶,有的演化为农奴、依附民,也有的成为自由民。周代的臣妾,就是沿着两条道演化的,一方面演化为依附民、徒属,一方面演化为秦汉的奴隶。

                            周代的奴婢,已可以和牲畜一样出售。《周礼·地官?#23601;健?#36136;人条》:“质人,掌城市之货贿,人民、牛马、兵器、珍异,凡卖儥者,质剂焉。”郑玄注说:“人民,奴婢也。”贾公彦疏:“此知人民奴婢也者,以其在市平定其?#37073;?#25925;知是非良人是奴婢【64】也。”卖买奴隶订有质券。郑玄解释质剂说:“质剂者,为之券藏之也。市人民马牛之属用长券,小市兵器珍异之物用短券。”

                            奴录有籍,称为丹书。《左传》襄公二十三年:

                            “初,斐豹隶也,著于丹书。栾氏之力臣曰督?#37073;?#22269;人惧之。斐豹曰:苟焚丹书,我杀督戎。宣子喜曰:而杀之,所不请于君焚丹书者,有如日。”

                            ?#23376;?#36798;《疏》云:

                            “盖以斐豹请焚丹书,知以丹书其籍。近世魏律缘坐配设为工乐杂户者,皆用赤纸为籍,其卷以铅轴,此亦古人丹书之遗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Powered by www.gtli.tw ©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

                          11选5稳杀两码公式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黄大仙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查询14182 福建快三遗漏一定牛 快速赛车开奖历史 ag真人app 云南11选5号码走势图 一尾中特联准多多 马来三分彩开奖网站 6场半全场14092期分析 10月25日湖北快3预测号 英超paixi 2019088期双色球开奖结果64 手机网易彩票靠谱吗 美国彩票技巧 双色球历史比较器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黄大仙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查询14182 福建快三遗漏一定牛 快速赛车开奖历史 ag真人app 云南11选5号码走势图 一尾中特联准多多 马来三分彩开奖网站 6场半全场14092期分析 10月25日湖北快3预测号 英超paixi 2019088期双色球开奖结果64 手机网易彩票靠谱吗 美国彩票技巧 双色球历史比较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