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5h5rd"><pre id="5h5rd"><video id="5h5rd"></video></pre></output>

    <output id="5h5rd"><em id="5h5rd"><video id="5h5rd"></video></em></output>

    
    
    <th id="5h5rd"></th>

      <thead id="5h5rd"></thead>

                  <output id="5h5rd"><dl id="5h5rd"><video id="5h5rd"></video></dl></output>

                    <th id="5h5rd"><meter id="5h5rd"><dfn id="5h5rd"></dfn></meter></th>

                      <output id="5h5rd"><pre id="5h5rd"></pre></output>

                      <listing id="5h5rd"></listing>

                          国学导航中国古代社会

                          首页 经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专题 今人新著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一)土荒民流大地萧瑟

                           

                            光武到和帝,这是东汉的前期,是东汉的安定繁荣时期。范晔评这时期说:“自中兴以后,逮于永元(和帝年号),虽颇有弛张,而俱存不扰,是以齐民岁增,辟土世广。”(《后汉书·和帝纪论曰》)。

                            就是这段好时代,社会问题仍是重重的。《后汉书·明帝纪》说当时,“吏称其官,民安其业,远近肃服,户口滋殖。”但明帝永平十二年一个诏书却说:“田荒不耕,?#38382;?#32773;众。”(同上)。明帝在位十?#22235;?#20013;,曾于永平三年,十二年、十七年和十?#22235;?#22235;次下诏“赐天下流人无名数欲占者,人一级。”(同上)。这一方面表示皇帝希望流民占籍。一方面说明流民的存在。在皇帝眼里,当时还是“田荒不耕,?#38382;?#32773;众”的。

                            明帝永平和章帝建初之际,发生几次大的牛疫。章帝即位尚未改元(公元75)就“是岁牛疫”(《后汉书·章帝纪》)。而建初元年(公元76)正月的诏书却说:“比年牛多疾疫,垦田减少,谷价颇贵,人以流亡”(同上)。可见这以前牛疫已不是一次,而是“比年”。四年又“牛大疫”(同上)。牛疫对于章帝时的农业生产是大有影响的,上引诏书已说,比年牛多疾疫,垦田减少,谷价颇贵,人以流亡。到元和元年(公元84),七、?#22235;?#20043;后,诏书还说:“自牛疫已来,谷食连少,良由吏教未至,刺史二千石以为负。其令郡国募人无田欲徙它界就肥饶者,恣听之。到在所,赐给公田,为雇耕佣,赁种饷,贳与田器。勿收租五岁,除算三年。其后,欲还本乡者勿禁。”(同上)、三年又诏:“今肥田尚多,未有垦辟,其悉以?#31216;?#27665;,给与粮种,务尽地力,勿令?#38382;幀!保?#21516;上)。章帝时,是东汉盛世之颠。材料说明,就是这盛世之颠,仍是肥田尚多未垦。垦田减少,人民流亡的。

                            和帝以后,农村经济一路衰落下去。农业失调,土地失耕,灾荒屡见,农民流亡,是东汉一代史不绝书的。到了东汉末年?#24179;?#26292;动和董卓之乱之后,东汉整个社会经济便出现空前的大衰落,由交换经济比较繁荣的社会退回到自然经济为主的社会。

                            下面先按时代顺序,看一看东汉后期农业失调、土地失耕、灾荒屡见的史实。

                            和帝永元十三年(公元101),荆州雨水,诏曰:荆州?#20154;?#19981;节,今兹淫水为害,余虽颇登,而多不均浃。其令天下半入今年田租刍槀豪。又诏:幽并凉州,户口率少,边役众剧。(《后汉书·和帝纪》)。

                            十六年春,正月诏:贫民有田业而以匮乏?#33618;?#33258;农者,贷?#33267;浮?#20108;月诏:兖、豫、徐、冀四州,比年雨多伤稼,禁沽酒。四月,遣三府掾?#20013;?#22235;州,贫民无以耕者为雇犁直。秋,诏令天下皆半入今年田租刍槀。其被灾害者,以实除之。贫民受贷?#33267;?#21450;田租刍槀,皆勿收责。(同上)。

                            殇帝敕司隶校?#23613;?#37096;刺史曰:间者郡国或?#20852;?#28798;,妨害秋稼。而郡国欲获丰朗穰虚饰之誉,遂覆蔽灾害,多张垦田,不揣流亡,竞增户口。掩匿盗贼,令奸恶无惩。自今以后,二千石长吏其各实核所伤害,为除田租刍槀裹。(《后汉书·殇帝纪》)。

                            户口流亡,而奸吏尚竞增户口。东汉户口记载,大有问题。

                            殇帝延平元年(公元106)九月,六州大水。十月,四州大水。(《安帝纪》,安帝立,未改元)。

                            永初元年(公元l07),是岁郡国十八地震,四十一雨水或山水暴至,二十八大风雨雹。(同上)。六月,京师及郡国四十大水大风雨雹。诏曰:朕以不德,遵奉大业,而阴阳差越,变异并见,万民饥流。(同上)。二年,是岁,郡国十二地震。(同上)。三年,三月京师大饥,民相食。诏曰:联?#33618;?#23459;流风化,而感逆阴阳,至令百?#21344;?#33618;,更相啖食。(同上)。七月,诏长吏案行在所,皆令种宿麦蔬食,务尽地力,其贫者给种饷。十二月,郡国九地震。(同上)。是岁,京师及郡国四十一雨水雹。并凉二州大饥,人相食。(同上)。

                            四年,郡国九地震,六州蝗。(《东观记》曰:司隶、豫、兖、徐、青、冀)。(同上)。

                            五年,郡国十地震。诏曰:灾异蜂起。寇贼纵横,夷?#19968;?#22799;,戍事不息,百姓匮乏,疲于征发,重以蝗虫滋生,害及成麦,秩稼方收,甚可悼也。是岁,九州蝗,郡国八雨水。(同上)。

                            六年,三月,十州蝗。(同上)。

                            七年二月,郡国十八地震。八月,京师大风,蝗虫飞过洛。诏郡国?#25442;?#20260;稼十五以上勿收今年田租,不满者以实除之。(同上)。

                            元初元年(公元114)四月,京师及郡国五旱蝗。是岁,郡国十五地震。(同上)。

                            二年,三月,京师大风。五月,京师旱,?#24189;?#21450;郡国十九蝗。诏曰:?#25442;?#20197;来,七年于兹,而州郡隐匿,裁言顷亩。今群飞蔽天,为害广远,所言所见,宁相副邪?(同上)。十一月,郡国十地震。(同上)。

                            三年二月,郡国十地震。四月,京师旱。十一月,郡国九地震。(同上)。

                            四年六月,三郡雨雹。七月,京师及郡国十雨水。诏曰?#33322;?#24180;秋稼茂好,垂可收获,而连雨未霁,惧?#21294;?#20260;。是岁,郡国十三地震。(同上)。

                            五年三月,京师及郡国五旱。七月诏曰:遭永初之际,人离荒戹。(同上)。是岁,郡国十四地震。(同上)。

                            六年二月,京师及郡国四十二地震或坼裂,水泉涌出。(同上)。

                            永宁元年(公元120),自三月至十月,京师及郡国三十三大风雨水。是岁,郡国二十三地震。(同上)。

                            建光元年(公元121),是秋京师及郡国二十九雨水。十一月,郡国三十五地震或坼裂。(同上)。

                            延光元年(公元122)四月,京师郡国二十一雨雹。六月,郡国蝗。七月,京师及郡国十三地震。九月,郡国二十七地震。是岁,京师及郡国二十七雨水大风杀人。(同上)。

                            三年,是岁京师及诸郡国二十三地震,三十六雨水疾风雨雹。(同上)。

                            四?#26196;?#19968;月,京师及郡国十六地震。(《顺帝纪》,顺帝即位未改元)。

                            顺帝永建三年(公元128)正月,京师地震,汉阳地陷裂。(同上)。

                            永建五年四月,京师旱。诏郡国贫人被灾者,勿收责今年过更。京师及郡国十二蝗。(同上)。

                            阳嘉元年(公元132)二月,京师旱。(同上)。

                            二年四月,京师地震。六月,洛阳地陷,是月旱。(同上)。

                            三年二月,诏以久早,京师请狱无轻重,皆且勿考竟。(同上)。

                            三年五月?#26399;?#26352;:朕秉事不明,政失?#23454;潰?#22825;地谴怒,大变仍见,春夏连旱,寇贼弥繁,元元被害,联甚愍之。(同上)。

                            四?#26196;?#20108;月,京师地震。(同上)。

                            永和元年(公元136)七月,偃师蝗,(同上)。二年夏四月,京师地震。十一月,京师地震。三年二月,京师及金城陇西地震,二郡山岸崩,地陷。四月,京师地震。四年三月,京师地震。五年三月,京师地震。(同上)。

                            腐败的东汉政府,财政穷困,也举债了。

                            顺帝永?#22303;?#24180;正月。诏贷王侯国租一岁。七月诏假民有赀者户钱一千。(同上)。

                            汉安二年(公元143)十月,减百官俸,禁沽酒,又贷王侯国租一岁。(同上)。是岁,地百八十震。次年,(建康元年)正月,诏曰:陇西、汉阳、张掖、北地、武威、武都,自去年九月以来,地百八十震,山谷坼裂,坏败城寺,杀害民庶,夷狄叛逆,赋役重数,内外怨旷。(同上)。

                            桓帝建和元年(公元147)二月,荆扬二州,人多饿死。四月,京师地震。六月,郡国六地裂水涌井溢。九月,京师地震。(《后汉书·桓帝纪》)。

                            三年八月,京师大水。九?#24405;好?#22320;震?#26707;?#23493;,地又震。(同上)。按:庚寅,应作庚辰。十一月诏曰?#33322;?#20140;师厮舍,死者相枕,郡县阡陌,处处有之。(同上)。

                            元嘉元年(公元151)正月,京师疾疫。二月,九江、庐江大疫。四月,京师旱。任城、梁国,饥民相食。十一月,京师地震。(同上)。

                            二年正月,京师地震。十月,京师地震。(同上)。

                            永兴元年(公元153)七月,郡国三十二蝗,河水溢。二年二月,京师地震。六月,彭城泗水增长逆流。诏司隶校?#23613;?#37096;刺史曰:?#20173;?#20026;害,水变仍至,五谷不登,人无宿储,其令所伤郡国,种芜菁以助人食。京师蝗。(同上)。

                            永寿元年(公元155)二月,司隶、冀州饥,人相食。勅州郡赈给贫弱。若王侯吏民有积谷者,一切贷十分之三,以助廪贷。其百姓吏民者,以见钱雇直,王侯须新租?#39034;ァ?#19977;年六月,京师蝗。七月,河东地裂。(同上)。

                            延熹元年(公元158)五月,京师蝗。(同上)。

                            三年九月诏?#20309;?#20107;之官,权绝俸,半年如故。(同上)。

                            按:政府穷的发不出俸禄,可知廪贷如何如何,都是一派胡言。俸禄都发不出,那有余钱去廪?#31216;?#27665;?!

                            四年六月,京兆、扶风及凉州地震。(同上)。七月,减公卿以下俸,贷王侯米租。占卖关内侯、虎贲、羽林、?#37202;?#33829;士五大夫钱各有差。五年五月,京师地震。(同上)。

                            五年八月,诏减虎贲羽林住寺不?#38382;?#32773;米俸,勿与冬衣。其公卿以下,给冬衣之半。(同上)。

                            按:住寺不?#38382;?#30340;虎贲羽林的俸钱都发不出了,冬衣发不起了。真是民穷财尽。

                            五?#26196;?#26376;,假公卿以下俸,又换王侯租以助军粮,出濯龙中藏钱还之。(同上)。

                            ?#22235;?#20061;月,京师地震。(同上)。

                            九年正月诏曰:?#20154;?#19981;登,民多饥穷,又?#20852;导?#30123;之困,盗贼征发,?#29616;?#23588;甚。(注?#20309;?#38271;沙、桂阳、零陵等郡)。(同上)。

                            三月,司隶、豫州饥死者什四五,至有灭户者。遣三府掾赈廪之。(同上)。

                            灵帝建宁四年(公元171),大疫,使中谒者巡行?#20081;?#33647;。熹平二年(公元173)正月,大疫,?#25925;?#32773;巡行?#20081;?#33647;。

                            熹平四年(公元175)四月,郡国七大水。(《灵帝纪》)。六年四月,大旱,七州蝗。十月,京师地震。

                            光和元年(公元178)二月,地震;四月,地震。光和二年春,大疫,?#25925;?#20013;谒者巡行?#20081;?#33647;。(《灵帝纪》)。三年六月,表是地震(表是县,属酒泉郡)。五年二月,大疫。六年夏,大旱;秋,金城河水溢。(《灵帝纪》)。

                            中平二年(公元185)正月,大疫。七月,三辅螟。(同上)。

                            从以上材料可以看出,东汉一代灾荒很多,水灾、旱灾、?#20173;制?#20173;。地震的?#38382;?#29305;多。从安帝延光三年(公元124年)到桓帝延熹五年(公元162年),三十?#22235;?#38388;仅京师洛阳就发生了二十次地震。一个地区地震如此频繁出现,不知是否可能,或是记载有误。地震非人力所能控?#30130;?#27700;灾、旱灾、?#20173;?#21644;人为是有关系的。政治清明,水利兴修,就可以减少水、旱、蝗的发生,发生了?#37096;?#20197;减低为害程度。东汉后期,是个政治黑暗,吏治腐败的时期,官吏贪污,勒索小民,商人兼并,人民失业,久已陷于穷困,无隔宿之粮。在此情况下,不遇天灾人祸已难度日,一遭天灾人祸,只有流离逃亡。所以流民问题,在东汉前期已常常发生,而后期更是连连不断。流亡仍?#33618;?#35299;决生活问题,最后遂起而暴动。东汉后期的人民流亡和暴动,请看表一:“东汉农民流亡表”和表二:“东汉农民暴动表”。

                            东汉政府不断的给贫民廪食,如前面所?#36171;?#30340;,东汉政府已穷到发不出官僚俸禄,它所谓廪给流民只不过是纸上?#21103;导?#19978;是拿不出这钱财粮食的。而所谓廪给流民和贫民,也不会像皇帝们诏书上所说的是为了农民。皇帝廪给流民、贫民,是怕他?#31351;?#32780;走险。有识之士都会看到,在人民无法生活下去迟早他们会起而作乱的。贾谊在西汉初年就曾对文帝说:“即不幸有方二三千里之旱,……卒然边境有急,……兵旱相乘,天下大屈,有勇力者聚徒而衡击,……远方之能疑者,并举而争起矣!”(《汉书·食货志上》)。东汉后期所发生的,正是贾谊所坦心和?#36171;?#30340;。

                            流民走向的第一步是流落城?#26657;?#29579;符所说“今察洛阳,资末业者什于农夫,虚伪?#38382;?#20160;于末业。……天下百郡千县,?#24184;?#19975;数,类皆如此”,正说明这种情况。农民先流落到都城里去。东汉城市人民多,原因在此。但到了城?#24184;?#26080;法容纳,生活无法解决,只有走向第二步,到处游荡。再进一步,就是作盗贼起而暴动了。

                            ?#24179;?#26292;动是东汉流民暴动的总爆发。它参加的人数多,覆盖的地区广。除中原地区外,北到冀州,西到益州,南到荆州,都有?#24179;?#20826;人先后起来暴动。

                            ?#24179;?#26292;动,是流民暴动,或者说是以流民发其端的。这由《后汉书·杨赐传》的记载可以说明:“先是,?#24179;?#24069;张角等执左道称大贤以诳燿百姓,天下繦负归之。赐时在?#23601;劍?#21484;掾刘陶告曰:张角?#20173;?#36198;不悔,而稍益滋蔓。今若下州郡捕讨,恐更骚扰速成其患。且欲切?#21364;?#21490;、二千石,简别流人,各护归本郡,以孤弱其?#24120;?#28982;后诛其渠帅,可不劳而定,何如?陶对曰:此孙子所谓不战而屈人之兵,庙胜之术也。”

                            东汉末的农民暴动有两个特点,一是以宗教?#21467;?#21644;宗教组织作为聚?#20808;?#20247;的核心力量,一是有均平和共产的思想意识。

                            东汉后期的农民暴动,多有被称为“妖贼”、“妖?#20303;?#30340;,说明这些暴动中都有宗教活动和宗教组织。宗教思想和宗教组织,从原始社会就有。但整个社会思潮,?#19978;?#23454;社会转向来世社会,由人文转向宗教,却是?#20174;?#20154;类社会由古代向中世纪的转变。

                            东汉末年的太平道、五斗米道,都有均平和共产的思想。张鲁在汉中传布五斗米道,就有义?#23376;?#21644;义舍,?#26032;?#32773;可以量?#35895;?#36275;,但?#33618;?#22810;取(《三国?#23613;?#39759;?#23613;?#24352;鲁传》)。这是农民对古代公社生活的?#27492;?#21644;憧憬,也是宗族关系的扩大,同时也是依附关系发展下的产物。

                            ?#24179;?#26292;动没有打垮东汉帝国,却使东汉帝国成了一具僵尸,再也没有活力。世家豪族势力活?#37202;?#26469;。接着有董卓之乱。世家豪族以打董卓为名,?#23548;?#19978;撕破了东?#21644;?#19968;帝国这块?#24352;疲?#20986;?#33267;朔至?#21106;据的局面。新的局面,有如曹丕《典论·自叙》中所说:“初平之元,董?#21487;?#20027;鸩后,荡覆王室。是时四海既困中平之政,兼恶卓之凶逆,家家思乱,人人自危。山东牧守,……大兴义兵,名豪大侠,?#30343;?#24378;族,飘扬云会,万里相赴。兖、豫之师战于荥阳,?#24189;?#20043;甲军于孟津。卓遂迁大驾,西都长安。而山东大者连郡国,中者婴?#19988;兀?#23567;者聚阡陌,以还相吞灭。”(《三国?#23613;?#39759;?#23613;?#25991;帝纪》注引)。

                            董卓之乱。使社会经济遭受严重破坏。放眼观看大乱前后,完全是两个世界。这以前是城市繁荣,交?#40644;?#32321;,交通发达,车舆填塞道路,熙熙攘攘,热?#39286;?#38393;。这以后是:城市一片废墟,荒野无人,百里无烟,土地荒芜,人口稀少,整个社会一片荒凉景象。

                            把东汉末年社会经济大破坏,归罪于董卓是不可以的?#36824;?#22240;于董卓,就把问题看的太简单了。三国开始,社会经济衰落,一直几百年没有?#25351;?#21040;战国秦汉时期的繁荣。这是?#33618;?#31616;单的说是董卓破坏的。原因,以后再作解释。现在不妨率由旧章,看看董卓乱后的社会经济情况。

                            献帝初平元年(公元190),董卓敌不过关东各路郡国兵势的压力,携带天子百官徙往长安。一火把洛阳焚毁。“尽徙洛阳人数百万口于长安,……饥饿寇掠,积尸盈路”,使得洛阳附近“二百里内,无?#23384;?#36951;”(《后汉书·董卓传》)。董卓死后,长安大乱,李傕、郭汜互相屠杀,关中大?#40644;?#22351;。“初帝入关,三辅户口尚数十万。自傕汜相攻,天子东归后,长安城空四十余日,强者四散,羸者相食,二三年间,关中无复人迹。”(同上)。王粲《七哀诗》:“西京乱无象,豺虎方遘患。复弃中国去,远身?#31034;?#34542;。亲戚对我悲,朋友相?#25918;省?#20986;门无所见,白骨蔽平原。路有饥妇人,抱子弃草间。顾闻号泣声,?#27704;?#29420;不还。未知身?#26469;Γ?#20309;能?#36739;?#23436;。驱车弃之去,不忍听此言。南?#21069;?#38517;岸,回首望长安。悟彼下泉人,喟然伤心肝。”这是诗人笔下的长安惨象。

                            董卓乱后,全国陷入军人割据、互相争战的混乱局面。人民到处迁徙流亡。司马朗?#36828;?#21331;说,“兵难日起,州郡鼎?#26657;?#37066;境之内,民不安业,捐弃居产,流亡藏窜,虽四关设禁,重?#26377;搪荆?#29369;不绝息。”(《三国?#23613;?#39759;?#23613;?#21496;马朗传》)。献帝初平四年前后的一个诏书说:“今海内扰攘,州郡起兵。……?#27835;?#40654;民,离害者众。……今四民流?#30130;?#25176;身他方,携白首于山野,弃稚子于?#24093;鄭?#39038;他乡而哀?#33606;?#21521;阡陌而流涕,饥阨困苦,亦已甚矣。”(《三国?#23613;?#39759;?#23613;?#38518;谦传》注引?#27573;?#20070;》)。

                            材料中记载到各地人民流徙的,如《三国?#23613;?#39759;?#23613;?#21355;觊传》:“关中膏腴之地,顷遭荒乱,人民流入荆州者十余万家。”《蜀?#23613;?#21016;?#25353;?#27880;引《英雄记》:“先是南阳、三辅人,流入益州数万家。”?#27573;褐尽?#24352;鲁传》:“韩遂之乱,关西民从子午谷奔之(汉中)者数万家。”?#27573;褐尽?#33600;彧传》注引《曹瞒传》:“自京师(洛阳)遭董卓之乱,人民流移东出多依彭城间。”

                            汉末三国初年,人口大量死亡。一是死于兵灾。《三国?#23613;?#39759;?#23613;?#21496;马朗传》:“关东诸州郡起兵,众数十万,皆集荥阳及?#24189;凇?#35832;?#33618;?#30456;一,纵兵抄略,民死者且半。”《曹瞒传》:“自京师遭董卓之乱,人民流移东出多依彭城间。遇太祖至,?#30001;蹦信?#25968;万口于泗水,水为不流。陶谦帅其众军武原,太祖不得进,引兵从泗南攻取虑、睢陵、夏邱诸县,皆屠之,鸡犬亦尽,墟邑无复行人”(《三国?#23613;?#39759;?#23613;?#33600;彧传》注引)。《后汉书·董卓传》。“初,卓以牛辅素所亲?#29275;?#20351;以兵屯陕。辅分遣其校尉李傕、郭汜、张济将步骑数万击破朱儁于中牟,因?#26144;?#30041;、颍川诸县,杀略?#20449;?#25152;过无复遗类。”二是死于饥饿,人吃人成为多见的现象。前引《后汉书·董卓传》已说李傕、郭汜在长安相攻击时,强者四散,弱者相食。原有数十万人口的关中,竟至二三年间无复人迹。《三国?#23613;?#39759;?#23613;?#33891;卓传》把“无复人迹”的原因,完全归之兵灾和饥饿人相食上,说:“时三辅民尚数十万户,傕等放兵劫略,攻剽?#19988;兀?#20154;相饥困,三年间相映食略尽。”《后汉书·董卓传》亦说:“时长安中,盗贼不禁,?#20857;章?#25504;。……是时,谷一斛五十万,豆麦二十万。人相食啖,白骨委积,臭秽满路。”?#27573;?#20070;》:“自遭荒乱,?#21490;?#31918;谷。诸军并起,无终岁之计。饥则寇抄,饱则流离,无敌而自破者不可胜数。袁绍之在河北,军人仰给桑椹;袁术在江淮,取给蒲嬴。民人相食,州里萧条。”(《三国?#23613;?#39759;?#23613;?#27494;帝纪》注引)。《三国?#23613;?#39759;?#23613;?#34945;术传》:“江淮间空尽,人民相食。”

                            多年荒乱的结果,人口减少,土地荒芜。洛阳、关中的情况,已如前述。当时人谈到亲眼所见的地荒人稀的情况,更给人以深?#36867;?#35937;。仲长统说:“以及今日,名都空而不居,百里绝而无民者不可胜数。”(《昌言·理乱篇》见《后汉书·仲长统传》)。又说:“今者土广民稀,中地未垦。”(《昌言·损益篇》,见同书)。朱治说:“今曹公阻兵,倾覆汉室,幼帝流离,百姓元元未知所归。而中国萧条,或百里无烟,?#19988;?#31354;虚,道理相望。”(《三国?#23613;?#21556;?#23613;?#26417;?#26410;?#27880;引《江表传》)。?#20309;?#24093;时,王旭为洛阳典农,兴治屯田,“时都畿树木成林。”(《三国?#23613;?#39759;?#23613;?#29579;旭传》)。直到?#22909;?#24093;时,卫觊上疏还说:“当今千里无烟,遗民困苦。”(《三国?#23613;?#39759;?#23613;?#21355;觊传》)。

                            人口大量减少。建安年间,“天下户口减耗,十裁一在。”(《三国?#23613;?#39759;?#23613;?#24352;绣传》)。?#22909;?#24093;太和年间(公元227—232)杜恕上疏说:“今大魏奄有十州之地,而承丧乱之弊,计其户口不如往昔一州之民。”(《三国?#23613;?#39759;?#23613;?#26460;恕传》)。青龙年间(公元233—236)陈群上疏说:“今丧乱之后,人民至少,比?#20309;?#26223;之时,不过一大郡。”(《三国?#23613;?#39759;?#23613;?#38472;群传》)。景初中(公元237—240)蒋济上疏说:“今虽有十二州,至于民数不过汉时一大郡。”(《三国?#23613;?#39759;?#23613;?#33931;济传》)。

                            这都是当时人的话,当然是最?#23578;?#30340;。曹魏陈留王景元四年(公元463),?#22909;?#34560;。这年魏?#31232;?#26377;户六十六万三千四百二十三,口有四百四十三万二千八百八十一”(《通典·食货七》)。汉氏最盛时有人口五千九百五十九万四千九百七十八,魏时口数也就只是汉代的十分之一。人口是大量的减少了。蜀亡时,领户二十八万,口九十四万,将士十万二千,吏四万人。(《三国?#23613;?#34560;?#23613;?#21518;主传》注引王隐《蜀记》)。蜀汉的统治地区约有今四川省和陕西南部,当时只有人口一百多万,可谓少矣。吴亡时,有户五十二万三千,吏三万二千,兵二十三万,?#20449;?#21475;二百三十万(《三国?#23613;?#21556;?#23613;?#19977;嗣主传》注引《晋阳秋》),比蜀的人口?#32423;?#19968;倍左右。魏蜀吴三国人口总数加起来,仍是远?#33618;?#21644;汉相比的。

                            表一:东汉农民流亡表

                            公元中国纪年流亡活动材料出处

                            93和帝永元五年遣使者?#20013;?#36139;民,举实流冗,开仓赈廪三十余郡。《和帝纪》

                            94和帝永元六年诏流民所过,郡国皆实廪之。诏曰:济河之?#39053;?#20982;殣流亡。(同上)

                            100和帝永元十二年郡国流民,听入陂池渔采以助蔬食。诏曰:比年不登,百姓虚匮,京师去冬天宿雪,春天澍雨,黎民流离,困于道路。(同上)

                            102和帝永元十四年赈贷张掖、居延、敦煌、五原、汉阳、会稽流民下贫谷、各有差。(同上)

                            103和帝永元十五年诏流民欲还归本而无粮食者,过所实廪之,?#21448;乱?#33647;,其不欲还归者勿强。(同上)

                            105和帝元兴元年赐鳏寡孤独笃痉贫?#33618;?#33258;存者粟人三斛。(同上)

                            107安帝永初元年?#20154;?#38582;校尉冀并二州刺史,民讹言相骛,弃捐旧居,?#20808;?#30456;携,穷困道路。其各?#20154;?#37096;长吏,躬亲晓喻,若欲本郡,在所为封长檄,不欲勿强。《安帝纪》

                            108安帝永初二年正月,时州郡大饥,……?#20808;?#30456;弃道路。《安帝纪》注引《古今注》

                            二月,遣光禄大夫樊?#20107;?#20179;?#20013;?#20864;兖二州,廪贷流民。(同上)

                            时饥荒之余,人庶流?#29275;一?#19988;尽。《后汉书·樊宏传》

                            七月诏曰:朕以不德,遵奉大业,而阴阳差超,变异并见,万民饥流。(同上)

                            109安帝永初三年正月,?#22303;?#27665;欲占者,人一级。《安帝纪》

                            110安帝永初四年正月,诏以三辅?#20173;?#23495;乱,人庶流冗。(同上)

                            青徐之人,流亡万数。《后汉书·虞?#21363;?BR>
                            114安帝元初元年正月,赐民脱无名数及流民欲占者人一级。《安帝纪》

                            115安帝元初二年正月,诏三辅及廪并凉六郡流冗贫人。(同上)

                            127顺帝永建二年二月,诏廪贷荆豫兖冀四州流冗贫人,所在安业之。《顺帝纪》

                            129顺帝永建四年正月,?#22303;?#20154;欲占者人一级。(同上)

                            131顺帝永建六?#26196;?#19968;月诏曰:连年?#33267;剩?#20864;部尤甚,比蠲实伤,?#30007;?#31351;匮,而百姓犹有弃业,流亡不绝。(同上)

                            百姓流亡,盗贼并起。《后汉书·?#40065;?#23376;?#25494;?BR>
                            133顺帝阳嘉元年正月立皇后,赐民无名数及流民欲占者人一级。《顺帝纪》

                            139顺帝永和四年八月,太原郡旱,民庶流冗。(同上)

                            146质帝本初元年民多流亡,皆虚张户口,户口既少,而无赀者多,当复割剥公赋重重。《质帝纪》

                            148桓帝建和二年诏民有?#33618;?#33258;振及流移者,廪谷如科。《桓帝纪》

                            153桓帝永兴元年七月,郡国三十二蝗,河水溢,百?#21344;?#31351;,流冗道路,至有数十万户,冀州尤甚,诏在所赈给乏绝,安慰居业。(同上)

                            表二:东汉农民暴动表

                            公元中国纪?#26196;录?#26448;料出处

                            110安帝永初四年正月,海贼张伯路复与勃海平原剧贼刘文河,周文光等攻厌次,杀县令。《安帝纪》

                            111安帝永初五年九月,汉阳人杜琦、王信叛,与先零诸种羌攻陷上邽城。(同上)

                            132顺帝阳嘉元年二月,海贼曾?#26097;?#23495;会稽?#26412;?#31456;、鄞、鄮三县长,攻会稽东部?#22025;尽!?#39034;帝纪》

                            三月,扬州六郡妖贼章河等寇四十九县,杀长吏。(同上)

                            134顺帝阳嘉三年三月,益州盗贼劫质令长,杀列侯。(同上)

                            138顺帝永和三年四月,九江贼蔡伯流寇郡界及广陵,杀江都长。(同上)

                            142顺帝汉安元年九月,广陵盗贼张婴等寇郡县。(同上)

                            143顺帝汉安二?#26196;?#20108;月,扬徐盗贼攻烧城守,杀略吏民。(同上)

                            144顺帝建康元年三月,南部江夏?#33391;?#23495;?#26144;且兀?#24030;郡讨平之。(同上)

                            八月,扬徐盗贼范容周生等寇?#26144;且亍#?#21516;上)

                            九月,京师及太原,雁门地震。三郡水涌地裂。《冲帝纪》(即位未改元)

                            十一月,九江盗贼徐凤、马勉等称无上将军,攻烧?#19988;亍?#21313;二月,九江贼黄虎等攻合肥。是岁,群盗发宪陵。(同上)

                            145冲帝永嘉元年正月,广陵贼张婴等复反,攻杀堂邑,江都长。九江贼徐凤等攻杀曲阳,东城长。三月,九江贼马勉称黄帝。四月,丹阳贼陆宫?#20219;?#22478;烧亭寺。七月,庐江盗贼攻寻阳,又攻盱台。十一月,历阳贼华孟自称黑帝,攻?#26412;?#27743;太守。《质帝纪》(即位未改元)

                            146质帝本初元年二月,诏曰:九江、广陵二郡,数离(?#33606;?#23495;害,残夷最甚,生者失其资业,死者委尸原野。其调比郡见谷,出廪穷弱。(同上)

                            147桓帝建和元?#26196;?#19968;月,陈留盗贼李坚自称皇帝,伏诛。《东观记》曰?#33322;?#33293;及李坚等。《桓帝纪》

                            148桓帝建和二?#26196;?#26376;,长平陈景自号黄帝子,署置官属。又南顿管伯,亦称真人,并图举兵。悉伏诛。(同上)

                            150桓帝和平元年二月,扶风妖贼裴优自称皇帝,伏诛。(同上)

                            154桓帝永兴二?#26196;?#19968;月,太山琅邪贼公孙举等反叛,杀长吏。(同上)

                            156桓帝永寿二年七月,太?#30342;?#20844;孙举等寇青、兖、徐三州。(同上)

                            160桓帝延熹三年九月,太山琅邪贼劳丙等复叛,寇?#24433;?#22995;。(同上)

                            162桓帝延熹五年四月,长沙贼起.寇桂阳苍梧。五月,长沙、零陵贼起,攻桂阳、苍梧、南海、交阯。(同上)

                            163桓帝延熹六年七月,桂阳盗贼李研等寇郡界。十一月,南海贼郡界。(同上)

                            164桓帝延熹七年五月,桂阳胡兰、朱?#35892;?#22797;反。攻没郡县,转寇零陵。(同上)

                            165桓帝延熹?#22235;晔?#26376;,勃海妖贼盖登等称大上皇帝,有玉印珪璧铁券,相署置。《桓帝纪》

                            166桓帝延熹九年正月,沛国戴异?#27809;平?#21360;无文字,遂与广陵人龙尚等共祭井作符书,称太上皇。(同上)

                            167桓帝永康元年五月,京师及上党地震,庐江贼起,寇郡界。(同上)

                            178灵帝熹平元?#26196;?#19968;月,会稽人许生自称越王寇郡县。《灵帝纪》

                            178灵帝光和元年正月,日南民攻?#33618;?#21439;。(同上)

                            184灵帝中平元年二月,巨鹿人张角自称黄天,其部帅有三十六方,皆著?#24179;?#21516;日反叛。(同上)

                            七月,巴郡妖巫张修反,寇郡县。(同上)

                            185灵帝中平二年二月,黑?#30342;?#24352;牛角等十余辈并起,所在寇钞。(同上)

                            三月,北宫伯玉等寇三辅。(同上)

                            186灵帝中平三年二月,江夏兵赵慈反,杀南阳太守秦颉。(同上)

                            187灵帝中平四年二月,荥阳贼杀中牟令。(同上)

                            六月,渔阳人张纯与同郡张举举兵叛,杀右北平太守刘政,辽东太?#21294;?#32456;,护乌桓校尉公綦稠等。举兵自称天子,寇?#21215;?#20108;州。(同上)

                            十月,零陵人观鹄自称平天将军,寇桂阳。(同上)

                            188灵帝中平五年二月,?#24179;?#20313;贼郭大等起于西河、白波谷,寇太原河东。(同上)

                            四月,汝南葛陂?#24179;?#25915;没郡县。(同上)

                            六月,益州?#24179;?#39532;相攻杀刺史郗俭,自称天子,又寇巴郡,杀郡守赵部。(同上)

                            十月,青徐?#24179;?#22797;起,寇郡县。(同上)

                            十一月,凉州贼王国围陈仓。(同上)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Powered by www.gtli.tw © Copyright 2006. All rights reserved

                          11选5稳杀两码公式 青海快三 单双中特长免费公开 吉林快三大小单双口诀 街机单机博彩游戏下载 浙江体彩20选5开奖 广西快3今天推荐号码 湖南幸运赛车历史开奖公告 江苏7位数50开奖结果 大乐透南方双彩网预测 克里斯丁欢乐生肖 江西快3推号 上海时时彩哪儿买的 ckotht体云南11选5遗漏值 机选快乐十分20选5 青海快3中奖助手 青海快三 单双中特长免费公开 吉林快三大小单双口诀 街机单机博彩游戏下载 浙江体彩20选5开奖 广西快3今天推荐号码 湖南幸运赛车历史开奖公告 江苏7位数50开奖结果 大乐透南方双彩网预测 克里斯丁欢乐生肖 江西快3推号 上海时时彩哪儿买的 ckotht体云南11选5遗漏值 机选快乐十分20选5 青海快3中奖助手